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韩国“N号房”再现加密技术暗黑面 金色财经

3月24日,韩国“N号房”运营者之一“赵博士”被媒体公开信息的新闻,在微博上成为上亿人关注的热门事件,热度一度超越了武汉将解封的消息。

一类搭建在Telegram上的性剥削聊天室近日被韩国记者曝光,付费进入聊天室的会员们,在这个匿名加密通讯工具上,收看着女性被诱骗、胁迫后拍下的各种性剥削视频。

影响最大的聊天室名叫“博士房”, 最小的受害者仅11岁。警方最终控制了该聊天室的创建者赵某,并在他家找到了1.3亿韩元涉案资金,折合人民币74万元,剩余赃款以比特币形式存储。比特币是“赵博士”收取会员费的唯一支付方式。

目前,包括 Bithumb、Huobi Korea等在韩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已表示将协助警方工作,提供与此案相关的信息。

当通讯和支付都以加密方式存在,又被不法者使用时,如何防止加密技术被非法使用再次成为探讨的焦点之一。

事实上,暴力、色情和恐怖主义罪恶已经笼罩在Telegram上多年。此次的“N号房”现象也已在Telegram上存在了2年。

建在Telegram上“N号房”产业链

在Telegram上,“赵博士”运营的“博士房”已经是性剥削视频聊天室的升级版。

今年6月,《韩民族日报》记者卧底这些可疑的Telegram房间时,最先引起他们注意的是“高墙房”,由一个名叫“Watch man”的人管理。这间1号房里,2000名会员聚集于此收看着色情视频的预告片,用商品券付费后,他们可以进入2号房观看完整视频。继续付费寻求更刺激视频的会员,还可以接着进入3、4……号房。这样的房间至少有8个,也是媒体将之命名为“N号房”的原因。

H号房中传播的色情视频截图

N号房的现象更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6月,一个名叫“god god”高中生建立了这种聊天室,次年2月,“godgod”消失,所有房间的管理权限被“Watch man”接手。

今年再次因散布淫乱物罪被判刑的38岁男子全某,近日被指是接管N号房的Watchman。在他被拘留起诉期间,警方就发现他在2019年4月到9月间,往Telegram上传播了大量淫秽视频,不少还涉及未成年女孩。

一个人被抓,并没有影响N号房在Telegram上蔓延,“博士房”是仅是N序列之一。运营该聊天室的赵某出生于1995年,大学时读信息和通讯专业。

“赵博士”不仅是“博士房”的运营者,还是视频的拍摄者。据韩国媒体报道,他利用虚假招聘信息等方式吸引女性,获取个人信息、诱骗她们拍下露骨照片后,以此为要挟,胁迫他们拍下更难堪的视频,甚至将受害女性带到线下供人侵犯。拍摄的视频成为“博士”的获利工具,会员们通过支付比特币进入聊天室观看。

借助Telegram这种加密通讯工具,N号房随时解散、转移、重建,而那些视频文件则不断地被保存、传播,付费会员的支付工具也从商品券演变成了比特币。

这条罪恶的产业链,因作恶者借助加密技术掩人耳目,2年后才被揭露出来。

在韩交易所协助警方追踪嫌疑人

涉案的“赵博士”已经引起韩国民众的愤怒,公众到青瓦台请愿,公开赵某信息,在韩国媒体上,赵某的样貌和基本信息已经在媒体上无码全曝光。

警方控制赵某后,在他家找到了1.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其余的赃款均以比特币方式储存,具体金额尚未公开。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法务部表示,对于参与制作并分发“N号房”非法性侵影像的犯罪嫌疑人,将适用《刑法》上的犯罪团体组织罪,并将彻底追查并回收使用加密货币等结算手段的犯罪收益,严肃处理非法收益相关的洗钱行为。

而韩国民众不仅要求严惩N号房的运作者,同样呼吁找到那些隐藏的付费观看者。这些观看变态视频、甚至付费性侵受害者的隐匿行为已经引起公众的不安。

在青瓦台官方请愿网站上,有超118万人要求查证并公开N号房的会员名单。而媒体调查显示,有近26万会员隐匿在N号房中。

118万人要求公开N号房会员信息

据Cryptonews,3月24日消息,韩国警方已经在调查N号房案件时向当地多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出示了搜查令,以找到那些付费观看非法性视频的人。被警方照会的交易所包括Upbit、Bithumb、Korbit和Coinone等。

目前,Bithumb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它正在掌握相关会员名单,并积极协助警方调查。

利用加密通讯工具和加密货币实施犯罪的行为,也引起了韩国司法当局的注意。韩国法务部 24 日发布的新闻稿显示,数字性犯罪是一种严重的犯罪,破坏了受害者的人格和人生。“但是,我们此前没有采取任何积极的行动来根除它们”、“对此我们感觉非常遗憾。”

匿名社交软件之困

比特币为不法分子所用已经不是新鲜事,这个诞生于2009年的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因匿名的属性,一直是暗网黑产交易的主要支付工具之一。

2011年,暗网催生了第一个著名黑市是Silk Road (丝绸之路)。2013年,美国FBI逮捕了丝绸之路创始人 Ross Ulbricht,共没收了他14.4万枚比特币,时值2800万美元。

区块链安全机构PeckShield曾在研究报告中披露,2019年从暗网直接流入各大交易所的比特币总数为29471.64个,按交易时价计算总值为2.16亿美元。

N号房事件曝光后,以保护隐私、加密聊天记录而风靡全球的通讯聊天工具Telegram也再次被送上风口浪尖。

2013年由俄罗斯极客杜洛夫兄弟推出的Telegram,以MTProto网络传输协议来保证用户隐私和聊天信息的安全性,交互加密、自毁消息的功能令该App在7年间风靡全球,在2018年3月就达到了月活2亿人,相当于巴西全国的总人口数。

加密聊天也招来了不法用户,Telegram及其系列产品也因涉恐、涉黄遭到一些国家封锁和苹果商店的下线。

2017年至2018年,伊朗民众因不满政府经济政策举行示威期间,德黑兰一法院认为Telegram在抗议活动中发挥了作用,于是发布命令禁止伊朗民众使用Telegram。

2017年,Telegram被指为恐怖极端分子使用。俄罗斯当局以打击恐怖主义法规为由要求通讯服务业者提供可解密用户讯息的方式时,Telegram拒绝交出能够解锁用户信息的密钥。最终,俄罗斯全境封锁Telegram。

2018年1月, Telegram及旗下客户端Telegram X遭到了苹果的下架处罚。当时,苹果营销总监Phil Schiller称,团队在该应用当中发现了包含儿童色情在内的非法内容,核实之后,苹果下架了应用并通知开发者,并联系了全国失踪和被剥削儿童中心。

N号房事件让外界看到,Telegram在保护正常用户的隐私之时,受害者的隐私得不到保护,而不法分子也被隐匿了起来。

2015年,有记者曾就Telegram 被“伊斯兰国”极端分子(ISIS)使用问题向该软件的创始人保罗·杜洛夫发问,“你对此感到担忧吗?”

杜洛夫坚持站在保护用户的隐私立场上,“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我认为个人隐私,以及我们保护个人隐私的权利要比我们所畏惧的事情(比如恐怖主义)更为重要。”

韩国“N号房”事件无疑会再次引发外界对Telegram的担忧,这一工具的抗审查性恐怕会让监管再次思考对加密技术的管控。

文|嚯嚯

编辑|文刀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