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心理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酱紫FM】留守武汉!这些“暖男战士”接下最累的活……

近日,各省市医疗队开始陆续离开武汉。但“疫”线战斗还没有结束,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援助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133名医护人员继续留守重症病区,专门收治从其他已撤定点医院集中转来的危急重症患者。
接下这最后的“硬骨头”,中山三院医疗队队员们集体表态:“医疗队将站好最后一班岗,不取得最终胜利绝不撤退!”
酱紫FM出品
值班主播 |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郑紫薇
17名“暖男战士”接下最累的活
据了解,此次援助武汉的四万多白衣精兵里,60%以上是护士。他们在整个救援工作中,承担着风险高、强度大的护理任务,在整场战疫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山三院援助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留守的133人中,有100名护士,其中有17名男护士,是全国医疗队中男护士比例最高的医疗队。
这些男护士绝大部分来自重症监护室或者急症救治科室,包括两名男护士长。医疗队17名男护士分散编进8个小组。他们个个技术过硬,熟练掌握ECMO、血液净化、各类大型抢救仪器设备如呼吸机、IABP机、PICCO监测设备等的操作、维护技术,在临床护理工作中主要负责处理每个班次最危重的患者。
护长廖志新,是男护团队中资历最高的护士,刚刚在武汉一线度过了他的四十岁生日。队员们一致认为:他对于患者的细心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很多女护士,他对队友们的照顾也是体贴入微,患者和队友们都对这位说话温柔的广东男人绝对服气。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援助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男护理团队
重症监护男护士成主力军
重症病房收治的多是危重病人,基本都有呼吸衰竭症状,需要气管插上呼吸机,也需要镇静镇痛,而且病人处于被动体位,皮肤护理尤其重要,需要重症监护人员定时翻身和抬高。
平时长时间高强度的重症处理及监护经验,使得这帮整日与死神赛跑的重症监护室男护士成为整个救治工作的核心。他们是此次医疗队中的主力军,是团队里的“定心丸”。
来自心胸外科ICU的褚阳周,是团队里为数不多掌握ECMO操作技术的人员之一。谈及此次病房并未用到此项技术是否觉得浪费自己的技能时,他并不这样认为,因为医疗队的工作卓有成效,病房里的患者因为受到妥善处置都没有恶化到需要使用ECMO,相比看到患者出现险情,他说更愿意自己没有用武之地。
袁永忠、朱放、赖旭东三兄弟是一同工作了多年的老搭档,可谓是拼尽全力。“抢救”“胸外心脏按压”“肾上腺素1mg静脉注射”……三兄弟作为医疗组长毕筱刚手下的得力干将,一轮一轮协助医生接力抢救,他们时常因为剧烈运动散发的蒸汽,使护目镜蒙上一层雾。
钟伟航来自移植ICU,常年与移植患者打交道的他,谙熟隔离技术对于保护移植后受到免疫抑制的患者的重要性。但是这一次,隔离技术的目的却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克服了心理障碍,专业细致的护理得到了患者的称赞。钟伟航来武汉时,孩子还没满月,但还在坐月子的老婆力挺他到前线去贡献自己的力量,家人的支持使他在前线工作无后顾之忧。
铁汉柔情温暖着每一位武汉患者
隔离病房的病人多数是老年人,他们年龄大,活动不便。因为隔离,没有家属陪伴,护士们除了要给病人做一些专业的治疗如打针输液、抽血、监测生命体征、插尿管、倒引流液、呼吸道核酸检测等,还要照顾病人的生活,洗脸、喂饭、喂药、协助大小便等,病区所有的卫生清洁消毒、垃圾清理封存工作也都由护士们完成。
特殊时期的隔离病区里没有家属,护士们便是病人临时的“家属”。像71床的叔叔是病区里的危重症患者,他轻微活动后就会出现明显的气促和血氧饱和度下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需要护士的协助,细心的男护士高国杰发现他胡子长了、指甲也长出来了,但患者没有刮胡刀,他就找来备皮刀,拿来指甲剪,隔着护目镜认真地帮他刮胡子、剪指甲。
高国杰为患者刮胡子
在隔离病房中,患者逐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作为长期在精神科工作的汤智斌,对于这类患者的处理早就轻车熟路。患者该如何评估?哪些患者需要干预、如何干预?精神类药物的使用及需要注意观察的事项,他都了如指掌。有他指导,队员们在开展专业的心理护理时便可以有的放矢。
在病房里,重的活基本都被佘勘然包干了。由于身材高大,他经常抢着帮同事干一些抬患者、搬机器等重体力活,并以此为傲;他还善于观察患者的心理变化,及时开导关心,轻柔而专业的动作,加上雪白的防护服和高大的身躯,活脱脱重现了“大白”,科室的护士姐姐们经常笑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下藏着一颗无比温暖细腻的心”。
程龙带领护理组员奋战在隔离病房,略显唠叨的话语都是对组员和患者的关怀,这样一位温柔细腻的暖男被队友亲切地称为“组妈”。由于隔离衣没有口袋,他带领着护士们动手自制了“名牌”包包,方便放置随身携带的笔、胶布、封管液等小物件。
95后“暖男”展示年轻人的担当
在17名“暖男战士”中,韩鑫和唐俊斌都是95后的小伙子。他们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成长、奋起,展现青年一代的担当。
韩鑫是医疗队男护士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有着年轻帅气的外表、沉稳细致的内心。
有一次转运一位危重病人去ICU,由于病人需要大量氧气所以需要帮忙搬运氧气瓶,还有病人的生活物品,甚至还有上一个转送ICU病人遗留的生活用品。物品搬上搬下消耗了大量体力,韩鑫出现了缺氧现象,但他依然坚持搬运病人直至把病人安全转送至ICU。
回到病区之后,韩鑫又马不停蹄地投入病房工作。由于过度操劳,韩鑫出现呼吸困难并想要呕吐,他立即向组长汇报立马撤出隔离区。正在脱隔离衣时,韩鑫作呕,呕吐物已到嘴里,但他仍然忍住酸臭,坚持按照流程脱完隔离衣再到第二缓冲区呕吐。
工作中的韩鑫
95后的唐俊斌,虽然进入临床时间不长,但他却表现出与工作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有位老奶奶“不听话”,因为耳背,听不清护士们说什么,神志也不是很清醒。她总想着回家,但走起路来却东歪西倒。为防止她跌倒受伤,不得不把她约束在床上。
唐俊斌见她不能清洗换下来的内衣裤,便主动为她清洗干净、晾晒好。还协助她翻身、进食、上厕所,并用纸和笔跟她聊天。“在大家的精心照料下,她终于肯配合治疗,看着她精神一天天变好,我们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成就感”。
男护士在护理工作中有许多天然的优势,尤其是在疫情面前,更能够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来源 | 羊城晚报、金羊网、羊城派
文字 |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余燕红 通讯员 唐财兴 周晋安 甄晓洲
图片 | 中山三院提供
编辑 | Addie
校对 | 黄小慧
原标题:《【酱紫FM】留守武汉!这些“暖男战士”接下最累的活……》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