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白银第一股保壳战:负债110亿欲重整自救,老板曾是郴州首富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孙静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在“白银第一股”*ST金贵头上悬了一年的一把“大刀”终于有了要被放下的迹象。

8月23日晚间,*ST金贵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控股股东通过债权人签订了附条件生效的《债务转移暨股东代偿协议》,各方同意,自法院裁定受理公司司法重整之日,公司对债权人的标的债务转移由控股股东代为清偿,用以抵消控股股东欠付公司的等额占用资金。

据公告显示,截至8月23日,公司及控股股东曹永贵已经与19家银行或非银行债权人达成了合计10.139亿元的债务转移协议,这就意味着,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的10.138亿元上市公司资金已经全部达成解决方案。

受此消息影响,8月24日,*ST金贵开盘即涨停,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报收1.95元/股,涨幅为4.84%,总市值18.73亿元。而在此之前,*ST金贵股价已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不过在法院裁定前,公司能否进入司法重整程序仍具有不确定性。

白银第一股保壳战:负债110亿欲重整自救,老板曾是郴州首富

(图源:金贵银业官网)

靠“白银第一股”登顶郴州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ST金贵全称为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贵银业”),是一家以生产经营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总部位于湖南省郴州市,曾是当地的税收大户,后于2014年登陆深交所,被外界称为“白银第一股”。

*ST金贵的故事与其实控人曹永贵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是“成也曹永贵,败也曹永贵”。

公开资料显示,曹永贵出生于1962年,他的家乡郴州市永兴县是外界公认的“中国银都”。

据悉,永兴县的白银产量约占全国的1/4,曾连续十余年稳居全国第一大白银生产县,但该县境内没有银矿,全靠一门传承300多年的金银回收冶炼工艺“无中生有”,从废气、废渣、废液中提炼金、银、铅、铋等贵重金属。

1994年,时年32岁的曹永贵进入到永兴县金银冶炼厂工作,开始了与白银的缘分。仅短短两年后,他就成功当上了郴州另一个区——苏仙区一家金银冶炼厂的厂长,并在此后几年间历任郴州市有色金属加工厂厂长、郴州市金贵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现名为“郴州市金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04年,在进入冶炼行业十年后,曹永贵正式创立金贵银业,并在第二个十年的分水岭,即2014年成功将金贵银业推向资本市场,使其一举夺下“白银第一股”称号。

曹永贵自己也获得了实打实的财富。数据显示,金贵银业上市当年,曹永贵夫妇就以21亿元身家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排在榜单第1104名,此后更是连续多年盘踞于各类富豪榜上,并在2017年以41亿元身家登顶郴州首富宝座。

对于金贵银业之后的发展目标,曹永贵曾不止一次放言,要“打造百年企业,创建白银帝国”。然而,在近几年的故事中,曹永贵显然正在与这个目标渐行渐远。

白银第一股保壳战:负债110亿欲重整自救,老板曾是郴州首富

(图源:金贵银业官方微信公众号)

实控人违规占用10亿资金被限制消费

上市后,金贵银业也曾迎来营收规模的“大爆发”,2014年至2017年,其营收规模节节攀升,一路从开始时的42.97亿元,增长至了最高113.03亿元,营收增速始终保持在20%到40%左右的高水平。

自2017年达到历史最好业绩后,金贵银业的业绩就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2018年至2019年,其分别实现营收106.57亿元、61.99亿元,同比下降5.71%、41.83%,而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同比减少53.27%,变为了1.18亿元,2019年更是直接巨亏43.49亿元,将以往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亏了个精光。

白银第一股保壳战:负债110亿欲重整自救,老板曾是郴州首富

(图源:金贵银业官网)

急转直下的业绩背后,是金贵银业接连不断的“暴雷”。实际上,早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金贵银业就陷入了大股东质押危机,但真正压倒“骆驼”的,还是曹永贵大规模违规占用金贵银业资金的“暴雷”。

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贵银业账面仅有12.10亿元货币资金,而曹永贵占用的资金就高达10.14亿元,约为货币资金的83.3%。

这个“大雷”一经点燃,便迅速引发金贵银业资金流动性承压、债务违约、诉讼缠身、惨遭重组、被立案调查等连环炸弹,金贵银业股票也因此在2019年10月9日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由“金贵银业”变为了“ST金贵”。

但更糟糕的显然还在后面。2019年12月,因不能清偿3069.30万元的到期债务,金贵银业被债权方湖南福腾建设有限公司申请重整。2020年4月,金贵银业又因2019年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由“ST金贵”变为“*ST 金贵”。

最为关键的是,如果金贵银业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继续为负值,其股票将自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暂停上市。而一旦重整失败,金贵银业将面临被宣告破产的风险,股票也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公司岌岌可危,曹永贵本人更是深陷窘境。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中,其还以22亿元身家排在榜单第1644位,到2020年,其已经是拥有约50条被执行信息的“失信被执行人”和“被限制消费人员”。

与此同时,据金贵银业8月21日的公告显示,曹永贵所持有的股份已经再次被100%轮候冻结,冻结时间36个月,约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1.37%。

白银第一股保壳战:负债110亿欲重整自救,老板曾是郴州首富

110亿元负债欲靠重整自救

金贵银业仍然在尝试“自救”。

就目前来看,曹永贵违规占用的10.14亿元资金已经通过债务转移找到了解决方法。与此同时,金贵银业也在试图通过出租厂房等资产来盘活闲置资产,回笼资金。

据金贵银业7月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公司董事会已经在6月2日审议通过了相关议案,同意金贵银业将厂房、土地使用权、生产设备、相关配套设施、注册商标、生产工艺和专利技术等生产相关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出租给湖南立业贵金属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5年。

但这些相比起金贵银业的巨额债务,仍然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据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金贵银业的负债为110.56亿元,较之2019年12月底减少2.85亿元。

也因此,重整或许是金贵银业的一个机会。金贵银业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就是在重整上面,因为公司债务比较多,可能还是需要靠重整解决”。

不过,据该人士透露,目前,法院还未受理债权人对金贵银业提起的重整申请,公司能否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未解的债务,证监会于7月4日下发的对金贵银业及其曹永贵的立案调查通知也为金贵银业的“保壳之战”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构成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金贵银业在公告中表示。

受此消息影响,金贵银业股价曾一度下挫,跌至近三个月最低点1.26元/股,较一年前的8元左右一股跌去84.25%,市值缩水约60亿元。不过,就目前来看,虽然其股价已经缓慢回升至了最新1.95元一股,但较之危机爆发前的水平仍然有较大差距。

此外,在业绩上,据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金贵银业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0亿元到15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3795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