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实控人涉嫌虚假陈述 腾邦国际面临破产清算危局!普通债权人集体申诉 担忧资产被抽逃

原标题:实控人涉嫌虚假陈述 腾邦国际面临破产清算危局!普通债权人集体申诉 担忧资产被抽逃 来源:红刊财经

原标题:记者调查|实控人涉嫌虚假陈述,腾邦国际面临破产清算危局!普通债权人集体申诉,担忧资产被抽逃

自2018年底出现资金链风险以来,腾邦国际不仅受累于大股东腾邦集团和实控人的债务风险,且公司治理和经营策略上的弊病也集中爆发。虽然公司在2019年8月引入中科院为实控人,但因种种原因,中科院在今年5月又宣布退出,实控人身份重归钟百胜。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钟百胜早在2019年前就已经是香港居民,但腾邦集团、腾邦国际方面均未及时披露,即使是今年4月底披露的2019年报还显示,钟百胜的个人身份仍为“境内自然人”,直至7月份发布的公告中才修改为“中国香港”。

几番变更实控人,

腾邦国际出路晦暗

公开资料显示,腾邦国际原有主业是机票代售业务,但如同大多数民企一样,公司自2014年以来开始向外展开并购,让业务范围逐渐扩展至旅游和小额贷款领域。然而对外投资过程中的大量低效的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大量吞蚀公司现金流,让公司抵御风险能力下滑。2019年,因受国内金融去杠杆以及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公司的旅游业务和机票代理业务遇到了较大经营困难,经营规模出现减少并出现了大额亏损。

其实,腾邦国际的经营受困早在2018年底就已显现,并在那时就积极引进国资纾困,如当年年底时就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拟展开多层次合作。其后不久,上市公司大股东腾邦集团、实控人钟百胜还把所持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深圳市大晋投资,后者的实控人史进也由此成为当时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

然而到了2019年8月底,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单方面解除了与深圳市大晋投资、史进签订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并与中科建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称“中科建业”)签订了新的表决协议。至此,中科建业的实控人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又成为腾邦国际新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中科院入主近1年来,腾邦国际的管理难题和债务危机却愈演愈烈。一家债权人的代表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了其中玄机:2018年以来,钟百胜为解决自身债务问题,意图加快其在深圳福田保税区地块的开发,以求变现。“因为福田保税区是深圳市政府确立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钟百胜就打起了用‘合作开发科技项目’为借口,实则搞房地产的主意,并找到了中科院。”据其介绍,中科院缺乏资金,但是有充裕的科研人员、研发项目,加之中科院的学术气氛更浓、未对腾邦集团全面了解情况,不清楚腾邦面临的真正难题,在腾邦实控人的说服下,同意入主腾邦国际,共同推动土地物业开发和资本市场合作。

“自成为腾邦国际实控人后,中科院才意识到,腾邦真正缺的是钱,其对技术研发并不感兴趣。”其后不久,中科院便打起“退堂鼓”。今年5月,腾邦国际公告称,腾邦集团及钟百胜与中科建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解除协议》,在表决权委托解除后,腾邦国际实控人身份重新变回钟百胜。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腾邦国际和大股东腾邦集团有三大主业:机票代理、供应链、旅游,但2018年底时,腾邦国际的机票代理业务就已无法正常运转,而供应链业务本身就是爆雷重灾区,包括腾邦国际在内,珠三角地区还有多家供应链上市公司在当时均出现爆雷,如*ST飞马、承兴国际控股等。至于旅游业务,腾邦国际原本的旅游业务因受公司整体问题拖累,举步维艰,再加之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已无法维持。

实控人香港居民身份未及时披露

涉嫌虚假陈述

除上述问题外,有债权人质疑,腾邦国际以及大股东腾邦集团还涉嫌虚假陈述,上市公司实控人钟百胜早已成为香港居民,但迟迟未在公告中披露。

前述债权人也告知记者,据其事后调查,钟百胜早在2011年9月就已成为香港居民,但其一直未及时申报注销在内地的户籍,长期以境内居民身份向金融机构巨额融资时提供个人无限连带担保。在腾邦出现债务危机后的2019年1月初,钟百胜换领了新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并以此于2019年3月向深圳公安局福保派出所注销了中国境内户籍。

《红周刊》记者获悉,2019年时有银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把钟百胜起诉至福田区法院,钟百胜以其香港居民身份为由,向法院举证没有管辖权。裁判文书网在今年6月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民生银行在2019年初向腾邦国际授信7000万元,其后贷款逾期,民生银行遂起诉了腾邦国际和腾邦集团、钟百胜,但据法院查知,“被告钟百胜于2019年1月4日取得中国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香港身份证件号码为MXXX8(8)”。鉴于钟百胜已是香港居民,因此按规定将案件转到深圳前海合作区法院集中管辖。

换言之,钟百胜对于何时成为香港居民的问题上,在腾邦国际公告中做了虚假陈述。

但记者注意到,直到今年4月底,在腾邦国际发布的2019年报中,钟百胜的身份仍是“境内自然人”。在7月10日腾邦国际发布的《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信息变更的公告》中,钟百胜的国籍才修改为“中国香港”。

按照证监会修订后的《上市公司治理规则》,上市公司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或者其他不正当披露……董事长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事务管理承担首要责任”,而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腾邦国际董事长的钟百胜却迟迟未将自己身份准确信息予以公布,还长期以境内居民身份向金融机构巨额融资时提供个人无限连带担保,如此行为已明显涉嫌虚假陈述。

大股东应收款、预付款存严重坏账风险

腾邦国际的大股东腾邦集团还是债券发行人。2017年时,腾邦集团发行了17腾邦01、17腾邦02两只债券,利息7.5%,共募资17亿元。合同规定,两只债券应于2019年6月中旬到期兑付,但事实上却出现了违约。

观察腾邦集团财报,可发现其资产质量可谓堪忧,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等数据较高。在腾邦集团2019年中报中(至今未披露2019年报),腾邦集团合并报表口径下的总资产为313.49亿元,而其中仅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款三者合计金额就高达144亿元,接近总资产的一半。

财报显示,腾邦集团2019年6月末的应收账款高达37亿元,前五大欠款方分别为:中国顺发有限公司、标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骏耀贸易有限公司、高恒国际有限公司、胜来邦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这5家公司均在香港注册,股东信息等均未详细披露。从欠款原因看,这5家公司以货款名义对腾邦集团欠下17.9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欠款能否收回是存在很大悬念的。如天眼查数据就显示,第二大欠款方标准电子已在2020年1月底宣告解散,这意味着腾邦集团对标准电子的4亿元应收款很可能无法收回。

此外,腾邦集团2019年6月末的预付款项总额为49.74亿元,其前五大预付对象分别是:深圳前海腾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东莞市兴华电子元件有限公司、深圳前海长荣实业有限公司、云开加工园项目、广东腾邦苏区特色小镇有限公司。梳理这些公司工商信息,可发现其或多或少与腾邦集团有一定关联。

天眼查数据显示,腾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的二股东腾邦金控集团就是腾邦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前海长荣实业则有一家全资子公司恰好也叫“广东腾邦智赋实业有限公司”;腾邦苏区特色小镇公司的实控人疑似钟百胜。

至于东莞兴华电子,该公司在2019年8月之前,监事由史进担任,而史进还在腾邦国际的股权转让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起初从腾邦集团和钟百胜手中接盘了腾邦国际,后又与钟百胜闹翻。2019年9月,史进把钟百胜告到深圳前海法院,要求钟百胜支付3.8亿元欠款。

如今,上述企业多数面临不少司法风险,并频频卷入借款纠纷中,比如腾邦商业保理公司就自2018年底以来,被深圳市宇商小额贷款公司、厦门欣旅通科技公司所起诉,案由都是借款纠纷。在如此背景下,腾邦集团提前支付的预付款不排除有“打水漂”的可能。

其他应付款项藏猫腻

已注销公司仍列示其中

类似的问题还出现在其他应收款项中,即客户与腾邦集团之间存在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一般情况下,其他应收款本身是很容易成为隐藏关联交易、转移资产、虚增利润重要途径的,尤其是当其他应收款数额较大时。

就腾邦集团财报来看,公司其他应收款项总额达57亿元,其中前五大客户深圳市美鑫诺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旭利腾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立卓尔贸易有限公司……这5家公司的欠款金额高达25.6亿元,令人蹊跷的是,这些公司均为自然人股东,且股东也只有一人或两人。

天眼查显示,深圳美鑫诺的注册地在深圳福田区福保街道桃花路一号国际互联网金融创业中心。《红周刊》记者留意到,腾邦官网通稿曾透露,国际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由腾邦集团承接产业园的规划、建设和运作,借助自有物业……斥资百亿打造”。百度地图也佐证,国际互联网金融创业中心西南约500米处就是腾邦集团大厦。

另一家客户深圳立卓尔的办公地址位于赛格储运大厦,该大厦的投资和运营方为深圳市赛格储运有限公司,而赛格储运则是腾邦资产管理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问题在于,上述其他应收款的资产质量是让人担忧的,如腾邦集团与深圳市科信恒贸易有限公司之间存在1.97亿元的其他应收款。据天眼查,科信恒贸易早在2018年4月就已经注销,理论上,发行人在此之后发布的报表中,应将这笔款项全额计提掉,可实际上,这笔应收款仍挂在腾邦集团2019年半年报账目上。

其实,上述情况还发生在上市公司腾邦国际身上。据上市公司今年4月披露的《关于深圳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公告》,深圳证监局现场检查后发现,腾邦国际子公司融易行小额贷公司的“部分出借资金,经相关贸易公司划转后转至你公司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其关联方,涉及金额较大”。

腾邦集团财报隐瞒担保债务

发行人还在财报中隐瞒了一些担保债务。譬如据腾邦集团2018年报披露,公司所有者权益较上年末增加了43%,主要原因之一是“控股子公司腾邦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引入投资者新增资本所致”。据天眼查,2018年7月,腾邦资产集团新增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恒宇锦绣山河一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股东并增资。

锦绣山河一号(有限合伙)目前实际上的管理人为知名财富管理公司恒宇天泽。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腾邦集团所有者权益2018年出现大增的背后实则另有隐情,此次增资入股的本质是“明股实债”。记者从恒宇天泽一位高管处获悉,当初腾邦集团曾承诺,在3年期满后回购锦绣山河一号(于2019年7月到期)持有的腾邦资产股权,钟百胜为腾邦集团的回购义务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然而奇怪的是,在2018年报中,腾邦集团以及钟百胜并未提及上述回购承诺,如此情形同样有信披虚假陈述的嫌疑。

此前,《红周刊》曾在2019年初刊发了《盈泰财富兑付危机调查:风险暴露规模或达60亿元》,恒宇天泽对腾邦资产的这笔投资是拖累其出现兑付风险的重要原因。彼时据记者调查,恒宇天泽对腾邦资产的入股和增资的本金共计25亿元,加上到期后的回购收益,则本金和收益理论上应接近40亿元。

据记者向投资人了解到的情况,锦绣山河一号(有限合伙)涉及到的投资人数接近2700人。有恒宇天泽客户向记者透露,锦绣山河一号(有限合伙)涉及到恒宇天泽发行的多只基金,除了直接投向腾邦的单标产品外,还有一些FOF型产品,“比如黄山二十五号全部资金直接投向腾邦,玉泉山十一号的大约3成资金也投向腾邦,这两个产品到现在偿还比例非常低”。据基金业协会信息,恒宇天泽在2016年成立了黄山二十五号私募基金,盈泰财富旗下的西创投资在2018年1月成立了玉泉山十一号基金,至今都在运作中。

机构尽调后发现,

腾邦资产有明显缩水

值得一提的是,腾邦债的主承销商是招商证券。自2018年以来,招商证券承销的多只债券违约,除腾邦外,还有银亿、洛娃、南京建工、新光等。

为腾邦集团提供审计服务的是中喜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据其官网,中喜事务所还曾为中毅达、印纪传媒、未名医药、同洲电子等上市公司提供审计服务,这些公司如今要么已退市、要么被ST或业绩爆雷。此外,中喜事务所还因在联美控股的年报审计中,存在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对独立性问题未保持充分关注等瑕疵,被辽宁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

在2018年底资金链风险暴露后,腾邦为自救,曾试图引入多家战投。如2018年12月底,腾邦国际公告称,深圳国资体系下的深投控拟受让不低于5%~10%的腾邦国际股份,福田投控拟受让不超过5%的腾邦国际股份,两方将成为腾邦国际的重要战略股东。但公告发布后,迟迟未见两家国资有增持动作。

《红周刊》记者获悉,债委会成员以及深圳政府曾协调一些有实力的企业救助腾邦,但均未成功。有债权人透露,各家有意伸出援手的机构在入场尽调后,发现资金需求大,而腾邦资产水分又高,因此都对腾邦的态度转向谨慎。

《红周刊》记者还了解到,深商控股也曾有意成为战投,但在盘点其资产后,预评估腾邦实际资产价值不超过50亿。综合天眼查、官网信息可知,深商控股是由79家深圳市重点民企共同投资的一家从事金融服务类、大型项目投资和高新技术开发与生产的大型民营企业,股东总资产近万亿元。

腾邦负债超200亿,

工商银行、广州农商行、恒宇天泽等被拖累

腾邦债务危机爆发已有一年多,债权人也一直在推动腾邦破产,加快资产处置。今年4月,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就向深圳中院申请对腾邦进行破产清算,不过很快又撤回破产申请。

记者获悉,中信银行近期可能再次向深圳中院申请推动腾邦破产。前述债权人透露,腾邦集团、腾邦国际、腾邦物流、腾邦资产4家企业是腾邦系旗下的主要企业,大概率将合并破产。

“腾邦系”的总负债有多少呢?据《红周刊》记者向多家债权人了解,腾邦集团的总债务可能接近250亿元,以银行系债权人为主。2019年底时,腾邦国际公告称,在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牵头组织下,腾邦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债权人和其他各方债权人同意在政府相关部门意见指导下,组建债权人委员会(简称“债委会”),“债委会旨在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化解金融风险大局角度出发,稳妥化解公司债务风险。”

那么,债委会的成员又有哪些?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债委会由7家机构组成,包括6家银行债权人、1家非银机构:工商银行、广州农商行、兴业银行、徽商银行(原包商银行)、中信银行、恒宇天泽(兴业银行的债权疑似已转让给信达资产)。其中,恒宇天泽管理的锦绣山河一号(有限合伙)的债权本金25亿元,在普通债权人中,恒宇天泽的涉及资金规模最大、涉及投资人人数最多;工商银行是第一大银行系债权人,债务敞口约27亿元;广州农商行是第二大债权人、债权规模约20亿元;徽商银行对应债权约4亿元。

至于腾邦集团发行的17亿元债券,《红周刊》记者获悉,百年人寿持有近5亿元。百年人寿股东包括大连万达、新光控股、科瑞集团等知名民企。不过2019年,负债累累的新光控股申请破产。《红周刊》此前发表的《新光债务危局》一文中曾援引新光债权人大会的材料显示,新光控股对外投资的资金来源多为举债,因此大概率会转让百年人寿股权等资产以清偿债权。

对此,百年人寿品宣部门员工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不清楚腾邦债券投资的内情,不便做出详细回复。

除上述机构外,其他牵扯进腾邦债务泥潭的机构还有:招商证券、中航信托、华金证券、东莞信托、上海平安阖鼎投资、摩山保理等,涉及到债券交易、民间借款、股权质押等多种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一家小型保理公司——柏霖保理居然也对腾邦存在约17亿元的债权。据天眼查,柏霖保理在2018年3月才获得工商部门的核准,其股东为两位自然人,注册资本仅1亿元,实缴资金不明。2019年12月,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山分局已将柏霖保理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优质地块与普通债权人无缘

普通债权人寄希望于追回资产

“腾邦集团200多亿元的债务中,大概有60亿~70亿元是有担保的优先债务,其余包括锦绣山河一号(有限合伙)在内的债权人都是普通债权人。”一家普通债权人向《红周刊》记者分析称,这60多亿元的优先债权主要涉及工商银行、广州农商行、兴业银行3家银行,其主要抵押资产是腾邦集团在福田保税区的地块。

此前《红周刊》刊发的《受大股东资金链断裂拖累腾邦国际内忧外患业绩巨亏》文章曾指出,曾有债权人试图协调有实力的企业接盘腾邦持有的福保区地皮,甚至将土地性质变更为商业用地,以获得更高的价值。然而,前述债权人却透露,由于福田保税区是深圳市政府确立的高科技产业的开发区,在此地进行住宅开发的难度很大,而附近的红树林、生态公园又对地产开发限定了更高的生态环保门槛。目前各方已认清现实,不再打地产开发的主意。预计后续,深圳市政府大概率会收回这块土地,优先级债权人将实现打折兑付。

“一旦法院裁定腾邦进入破产程序,我们就能正式推动中介机构入场查账。”有债权人向记者表示。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腾邦集团旗下最有价值的资产——位于福田保税区的地皮已经抵押给银行,如破产后,普通债权人的清偿率会非常低,只能寄希望于追回资产的数量。

关于腾邦的财报、债务和破产问题,《红周刊》记者也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试图联系腾邦集团和腾邦国际,均未获回复。腾邦国际前台接线员表示无董秘的电话。记者还多次拨打了腾邦集团报表上的信披负责人黄某的手机,也未能拨通。债委会主席工商银行深圳东门支行的员工石先生在电话中向表示,考虑到工行的合规要求、以及上市公司信披规则,不便透露腾邦的详情。

(文章来源:红刊财经)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