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过去,国际刑事法院曾多次试图追究被指控的以色列战犯的责任。特别令人难忘的是以色列已故总理阿里尔·沙龙的案件,他的受害者2002年试图在比利时法庭审判他。

像所有其他努力一样,比利时的案子在美国的压力下被撤销了。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而历史似乎在重演。

12月20日,国际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决定,她有足够的证据调查在被占领的西岸、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犯下的战争罪指控。国际刑事法院史无前例的裁决得出结论,认为“没有实质性理由认为调查不符合司法的利益”。

本苏达一做出决定,尽管拖延了很长时间,美国政府迅速采取行动,阻止法院试图追究以色列官员的责任。6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以国际刑事法院调查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罪和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战争罪为由,对全球司法机构成员实施制裁。

美国会再次成功阻止另一项国际调查吗?

6月19日,媒体与在国际刑事法院代表加沙受害者的法律小组成员特里斯蒂诺·马里尼耶洛博士进行了交谈。马里尼耶洛也是英国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的高级讲师。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国际刑事法院是否认真、愿意或有能力推动这一案件的进展,一直存在很大疑问。后来,出现了关于国际刑事法院对被占领巴勒斯坦的管辖权的技术问题。是否已经超越了这些疑虑?

去年12月,检察官决定向预审分庭提出以下问题:“国际刑事法院是否有管辖权,也就是说,根据《罗马规约》,巴勒斯坦是否是一个国家?一般来说,不是根据国际法,而是至少根据《国际刑事法院成立规约》?如果是,法院的领土管辖权是什么?”

检察官称,法院对在西岸,包括东耶路撒冷和加沙犯下的罪行拥有管辖权。没有必要向预审分庭提出这一请求,原因很简单:因为巴勒斯坦国正在移交局势。因此,当缔约国将一种情况提交检察官时,检察官不需要预审分庭的授权。但让我们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分析问题。

巴勒斯坦国与国际刑事法院的正式接触始于2009年加沙战争(“铸铅行动”)。当时,巴勒斯坦已经接受了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前检察官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决定巴勒斯坦是否是一个国家。三年后,他说:我们不知道巴勒斯坦是否是一个国家,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能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此后,这个问题在联合国大会和缔约国大会上提出。换言之,他们把答案交给了政治机构,而不是预审分庭。

那次调查从未进行过,我们也从未为那场战争的受害者伸张正义。

2015年,巴勒斯坦接受了法院的管辖权,并成为缔约国。尽管如此,预审分庭还是决定让一些国家、民间社会组织、非政府组织、学者和专家参与,问他们一个问题:巴勒斯坦是《罗马规约》规定的国家吗?答复是,预审分庭将在收到受害者、国家、民间社会组织的意见后就此作出决定。

除了特朗普政府外,德国和澳大利亚等其他西方国家也在国际刑事法院游说,要求彻底撤销调查。他们会成功吗?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至少有8个国家公开反对调查巴勒斯坦局势,德国就是其中之一。老实说,其他一些国家令人惊讶,因为至少还有其他四个国家,乌干达、巴西、捷克共和国和匈牙利明确承认巴勒斯坦是一个国际法所规定的国家,但现在却向国际刑事法院预审分庭提交声明,说这不再是事实。

当然,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但实质是,这些国家在国际刑事法院提出了没有法律依据的政治论据。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国家一方面声称支持一个独立的国际刑事法院,但另一方面却试图对这个法律机构施加政治压力。

6月11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对与国际刑事法院有关的个人实施制裁。美国及其盟友能否阻止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

答案是“不能”。特朗普政府正在向国际刑事法院施加压力。通过压力,我们主要指阿富汗局势,也指以巴局势。因此,每次特朗普或国务卿蓬佩奥就国际刑事法院发表声明时,他们都不会忘记提及阿富汗案。

事实上,检察官也在调查中情局成员和美国士兵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到目前为止,这种压力并不是特别有效。就阿富汗而言,上诉分庭直接授权检察官开始调查,修正预审分庭作出的决定。

美国历届政府从未非常支持国际刑事法院,1998年起草《规约》时,罗马的主要问题是检察官的作用。美国从一开始就反对检察官发挥独立作用,检察官可以在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展开调查。这种反对可以追溯到克林顿、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

不过,现在我们正目睹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美国政府愿意对与国际刑事法院有关联的个人,或许还有其他组织,实施经济制裁和签证限制。

《罗马规约》第五条是国际刑事法院的创始文件,对“严重罪行”的定义作了扩展,即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因此,可以说,以色列应对所有这些“严重罪行”负责。然而,国际刑事法院选择了所谓的“狭窄范围”,因此调查将只着眼于战争罪的单一组成部分。为什么?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如果我们看看检察官向预审分庭提出的请求,特别是第94段,令人惊讶的是,调查范围相当狭窄,受害者知道这一点。它只包括(作为对战争罪行调查的一部分)与2014年加沙战争有关的一些事件、在“伟大的回归军”背景下犯下的罪行以及非法犹太人定居点。

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没有提到所谓的“危害人类罪”,正如受害者所说,这一点被广泛记录在案。没有提到以色列当局对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西岸或加沙平民实施的系统性袭击。“狭义范围”排除了危害人类罪,这是检察官应该回顾的。加沙的总体局势基本上被忽视;没有提到长达14年的围困;没有提到2014年加沙战争的总体受害者。

也就是说,调查范围对未来没有约束力。检察官可以随时决定将其他罪行包括在内。我们希望它会发生,因为,否则,许多受害者将永远得不到公正。

但为什么加沙被排除在外?是因为巴勒斯坦人陈述案件的方式,还是国际刑事法院对巴勒斯坦案件的解释方式?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我认为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巴勒斯坦人,因为巴勒斯坦组织提交了大量证据。我认为,这是现阶段的一项检察战略,我们希望这一战略今后会有所改变,特别是在加沙局势方面,那里甚至忽略了受害者的总数。1600多名平民丧生,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

在我个人看来,有几处提到冲突本身的概念。“冲突”一词所依据的假设是,有两个当事方在同一层面上相互争斗,而对以色列占领本身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此外,对巴勒斯坦囚犯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没有包括在内,例如酷刑、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也不包括种族隔离作为危害人类罪。同样,有大量证据表明,这些罪行是针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的。我们希望今后会有不同的做法。

带领我们了解国际刑事法院调查可能产生的各种情况和时间表。我们应该期待什么?

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我认为,如果我们从具有约束力的法律《罗马规约》的角度来看待可能出现的情况,我认为法官们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能向检察官确认,巴勒斯坦是《罗马规约》规定的一个国家,领土管辖权包括西岸、东耶路撒冷和加沙。

如果评委们能得出其他结论,我会感到非常惊讶。巴勒斯坦国是在2015年批准的,所以你不能回到巴勒斯坦人身边说:不,你不再是一个成员。同时,巴勒斯坦参加了缔约国大会,是国际刑事法院监督委员会成员,并参与了重要的决定。

检察官可能会得到预审分庭的绿灯。如果不发生这种情况,检察官可以继续进行调查。

其他可能的情况只能是消极的,因为它们会阻止受害者得到任何正义。之所以在国际刑事法院审理此案,是因为这些受害者从未在国内法院得到任何公正审判:巴勒斯坦国无法审判以色列国民,而以色列当局不愿意审判犯下国际罪行的个人。

如果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官决定不接受对在巴勒斯坦犯下的战争罪行的管辖权,这将阻止受害者获得公正审判的唯一可能性。

一种特别危险的情况是,法官们决定确认国际刑事法院对巴勒斯坦领土某些部分的管辖权,同时排除根据国际法没有法律依据的其他部分。这将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将使以色列当局——现在甚至是特朗普政府——正在实施的所有非法措施,包括非法兼并计划具有国际合法性。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