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综艺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当中国明星涌向直播带货和综艺

当中国明星涌向直播带货和综艺

从歌手到演员,从小鲜肉到老戏骨,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入局了直播圈,而另半壁则基本陷入了综艺圈。

犀牛娱乐

“陈赫直播首秀4小时卖出8000万!”

“刘涛淘宝直播引导下单金额超2.2亿,再创明星直播新纪录!”

“沙溢又去《未知的餐桌》担任饭友团团长了!”

从歌手到演员,从小鲜肉到老戏骨,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入局了直播圈,而另半壁则基本陷入了综艺圈。

300位明星加盟天猫618,沙溢同时兼任4档综艺常驻

据北京商报不完全统计,近三个月内,已有超百位明星亮相各个直播间带货。但从淘宝、京东等平台的“618”布局看,这不过是演艺圈大军进入直播带货的前阵。

日前,天猫对外表示,包括吴亦凡[娱乐影响力人物榜✨第99名]、朱一龙、华晨宇、鹿晗、迪丽热巴等300位明星均将在“618”活动期间现身,每天至少有10个明星上线淘宝直播,形式包括直播综艺、为品牌助力、主播带货等。而依据网传的“天猫618不完全明星直播清单”图,李易峰、宋威龙、欧阳娜娜等甚至会连开3场直播。

当中国明星涌向直播带货和综艺

无独有偶,今年首次把直播提到战略核心地位的京东也在5月29日公布了“618明星直播课程表”,韩庚、任嘉伦[娱乐影响力人物榜✨第4名]、陈坤、古力娜扎、陈晓等100多位明星均在其中。

和直播间一同成为明星密集营业现场的,还有各大台网综艺。

宁静、万茜、张萌、海陆、王丽坤、蓝盈莹、金晨、白冰集体加盟《乘风破浪的姐姐》,跨界踏上30+女团养成之路;秦海璐以“特邀创始人”身份加入腾讯视频能量女团成长综艺《创造营2020》;佟丽娅、任嘉伦加盟《舞者》担任领队;吴奇隆、郑爽、谭松韵、张新成共同组成《奇妙小森林》常驻嘉宾阵容,而郑爽又兼任了《让生活好看》《爆款来了2》两档节目的常驻嘉宾。

凭借《小欢喜》再次走红的沙溢更是化身“综艺劳模”,在担任《妻子的浪漫旅行4》《未知的餐桌》《奔跑吧8》《喜欢你我也是2》四档综艺常驻嘉宾的同时,又以飞行嘉宾的身份陆续出现在《向往的生活4》《青春环游记5》中。

经历过2018年的寒冬,2019年的重创,影视行业在今年又遭遇了疫情“黑天鹅”。据《经济日报》报道,2020年已有523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今年前两个月,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8000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新增数量下滑25%。

行业接连遭受重创,就业空间被极大压缩,但明星纷纷走下神坛,进驻直播平台和综艺圈却不仅仅是迫于生计的无奈之举。

直播和综艺背后,两块不得不争的大蛋糕

流量时代,人气是检验明星市场价值的唯一标准。

但近两年,伴随着国内娱乐产业化的扩大和娱乐内容的扩展,市场上分食注意力经济的玩家越来越多,并催生出更多样的“明星”,致使明星代言与市场利益的空间被侵占。与此同时,从由《有匪》《青簪行》《冰雨火》等引发的“番位战”也能看出,娱乐圈的资源竞争在愈演愈烈。

一边是市场的低迷,一边是激烈的内外部竞争,明星们不得不加紧自赚话题,而无论是迈步进综艺圈还是下沉到直播间,都是可见的曝光捷径。

但另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目前活跃在直播圈和综艺圈的明星里有不少没有陷入“冬眠期”,典型如入职阿里聚划算的刘涛。

2013年至2019年,刘涛每年都至少有两部一番剧集在卫视播出,且总体反响都不俗。今年,刘涛除去一部已在优酷网播的《景德镇》和《拼图》《面朝大海》《大明宫词》《我是真的爱你》四部待播剧外,又拿下了现实主义都市话题大剧《起跑线》的女主。

所以,刘涛看中了什么?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2020年移动电商用户规模有望达到7.88亿人,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24亿人,观看直播逐渐成为人们的上网习惯之一。

这些数据足以说明,驱动刘涛入局的是电商直播背后潜在的巨大经济效益。一方面,直播带货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直接的商业变现模式,而诸如刘涛这类具备高国民知名度和亲民属性的明星,“种草”、带人“剁手”比同样从“基层”做起的素人主播更容易。在以2.2亿刷新明星直播新纪录前,刘涛早已凭借1.48亿的首秀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带货能力。

另一方面,有数据显示,A股上市公司中与薇娅或李佳琦相关联的21家公司中,大部分在5月份以来涨势喜人,短短10个交易日总市值增加近300亿元。所谓“粘薇娅即涨,贴李佳琦即飙”,对入局直播带货的明星而言,这无疑也是一个证明自己商业价值的重要渠道。

同样的,综艺市场也是一块儿不得不争的大蛋糕。

据业内人士透露,2018年限薪令下达后,明星动辄四五千万的综艺片酬虽已经成为往事,但顶流艺人的酬劳并没有达到预期的调控程度,一些普通嘉宾、甚至是“过气”艺人的劳务费也在几万到二三十万一期不等。不仅如此,还有很多艺人是按天算钱,部分甚至在片酬外还有一些补助。

不仅如此,由于给观众感觉更为“真实”“接地气”,综艺节目也早已成为明星翻红、出圈甚至树立人设的一条捷径。而且,相比影视剧动辄三五年的制作上映周期甚至无法上架的境况而言,综艺播出的可控性更强,且录制时间成本较低,过程相对轻松,时间也更为灵活。

但任何事情都具备两面性,明星在收割直播和综艺红利的同时,也势必要承担过度曝光和过度娱乐化背后的潜在风险。

“甜蜜”背后的潜在危机

市场从来都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对于明星和直播、综艺来说也是一样。

当下,直播平台正面临着网红孵化与老化的问题。如涵控股2019财年前三季度营销费用为1.58亿元,相比2018财年前三季度的1.12亿元增长41.3%,主要用于支付网红孵化团队的工资、培训等。但时至今日,公司也没能复制出另一个“张大奕”。

自带流量的明星入局不仅可以极大缩减直播平台的培育和孵化成本,也能助力平台构建多元化直播矩阵,形成良性的平台生态。国元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未来淘宝直播平台店铺直播、头部主播、明星及中小主播引导成交额占比或达到4:3:3。

综艺市场方面,随着纯网综艺内容的垂直化创新趋势增强,同质化竞争不断加剧。这种情况下,一档节目想脱颖而出,不仅要比拼创意、资本、平台、制作团队,也得比拼嘉宾阵容的星光度和话题度。

诸如《乘风破浪的姐姐》《演员请就位》《王牌对王牌》《奔跑吧》《拜托了冰箱》等拼盘式综艺的大量产生,也扩大了综艺市场对明星的需求度,从而加剧了“综艺咖”的产出。

综艺和直播市场需要明星助力,明星也难放下其背后的巨大利益,但这份情投意合的联谊却未必总能产出双赢。

对演员而言,过度曝光会不利于角色塑造,当综艺或直播里的形象深入人心时,扮演的角色就会让观众跳戏。不仅如此,明星在赢得巨大曝光度的同时,也容易陷入更大的争议之中。

此外,近段时间因在直播卖货“翻车”的艺人也不在少数。实际上,以淘宝、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直播卖货平台都有自己的平台文化,明星想在这些平台上拿到高销售数据,单靠自身知名度和影响力树立起的信任是不够的。而且,一旦直播过程中无法做到真正亲民或售出商品质量存在问题,明星的大众好感度和大众信誉也势必会受损。

总体来看,明星直播卖货、录制综艺不仅是一种顺势之举,也包含明星对自身长远发展的考量,而密集参与极可能对其本职工作造成影响,如何平衡,还得明星们自己心里有个度。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