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欧盟称将观察美国科技巨头的“海量”小规模并购

在全球规模来说,欧洲堪称美国科技巨头的一个贫苦之地,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国家政府已往对于美国科技公司展开了大量的反垄断、避税等观察。

欧盟委员会反垄断事务卖力人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腾讯科技讯 在已往十年时间里,欧盟委员会曾经对美国科技巨头展开大量的反垄断观察,其中单是对搜索巨头谷歌公司就举行了三宗观察,一共开出了90亿美元的罚款。欧盟委员会对美国科技公司仍然保持着高压。据外媒最新消息,或许是和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观察相呼应,欧洲最高竞争治理机构将观察美国大型科技巨头近年来“疯狂收购”小公司的行为,这些行为涉嫌故障了市场竞争。

据外洋媒体报道,在已往的十年里,欧洲大陆一直是美国大公司收购新技术和创新公司的热土,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

据分析,在从互联网降生以来,欧洲大陆一直没有降生诸如美国和中国的一些大型科技企业或者互联网公司,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欧洲的新创公司往往在规模比力小的时候就被收购,没有在欧洲本土继续做大,甚至是成为业务多元化的综合性科技企业。

好比,微软公司2011年斥资85亿美元收购了网络电话公司Skype,这一产物厥后整合到了微软产物线中,可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Skype再也没有出现出昔日的辉煌。

此外,Facebook年斥资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这样的高调收购经常成为头条新闻,此外Facebook也有数十起其他规模较小的收购发生。

例如,去年苹果公司以一笔未公然的金额收购了“Spectral Edge”公司。这是一家英国的摄影技术初创公司。与此同时,美国社交网络公司推特收购了另一家英国人工智能公司Fabula AI。像这样的例子另有许多,涉及谷歌和Facebook等其他美国科技巨头。

已往,这些规模较小的科技新创公司收购并没有引起欧盟委员会反垄断事务一把手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的太多关注,可是以后这种情况将会改变。

维斯塔格周二在接受一家美国财经媒体的记者西尔维亚·阿马罗(Silvia Amaro)采访时表现:“我们将努力寻找方法,确保我们相识这些收购,因为有时这些被收购的新创公司业务规模很小,而且收购金额、营业额可能达不到我们的门槛。”

“我们要做的是,相识这样的收购生意业务是否会让一些职位牢靠的科技巨头越发牢靠,因此,我们正在思量一些方法,以确保我们真的相识到这些收购,确保它是有利于竞争的,有利于创新的,而不是相反的。”她增补道。

维斯塔格没有详述这些用于关注大型科技公司并购生意业务的“方法”是什么。

这位欧盟竞争专员表现,大型科技公司在欧洲举行了“疯狂采购”,她认为这些举动总体上来说是“努力的”。

“人们可以将此视为一种漫衍式创新,这种创新在这里发生,但随后被大型公司收购和整合。那对于整个生态系统的努力的。”维斯塔格如此表现。

在全球规模来说,欧洲堪称美国科技巨头的一个贫苦之地,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国家政府已往对于美国科技公司展开了大量的反垄断、避税等观察。

历史上,谷歌、亚马逊、苹果等公司已经因为市场垄断和转移利润到爱尔兰避税,已经遭遇了种种罚款以及要求补交历史欠税的处罚,好比苹果被要求向爱尔兰政府支付约莫140亿美元的历史欠税。

克日,谷歌对于欧盟委员会对于其网页搜索行为存在垄断的裁决(指控谷歌使用搜索服务看护了自家的比力购物服务,倾轧其他对手)提出了上诉,认为26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过高,可是上诉法庭法官表现这样的金额对于谷歌来说仅仅是九牛一毛。

鉴于欧盟市场的重要性,历史上全球规模内的大型科技并购生意业务往往都需要获得欧盟委员会的反垄断部门审核通过,但这些主要集中于金额重大的并购生意业务,好比高通公司斥资几十亿美元收购荷兰半导体公司恩智浦的生意业务,互联网巨头的小规模并购生意业务往往被忽略。

美国本土

欧盟委员会对于美国科技公司大量并购生意业务的关注,和美国本土的反垄断观察有一定的关系。

众所周知的是,美国政府多个部门(国会众议院、司法部、联邦商业委员会以及州一级检察部门团结体)正在对四大科技巨头(Facebook、苹果、亚马逊和谷歌)展开独立的反垄断观察,越来越多的观察项目被媒体曝光。

不久前,作为一项新的观察项目,美国联邦商业委员会下令该国顶尖科技公司交出10年来有关其收购竞争对手公司的信息,此举旨在确定亚马逊和Facebook等巨头如何使用收购攻击竞争对手,扩大了自己的市场主导职位。

更详细地说,联邦商业委员会试图确定这些公司是否“正在对新生的或潜在的竞争对手举行可能的反竞争收购”,及通过收购提前消灭未来可能泛起的竞争对手。已往,联邦商业委员会通常不要求这些公司事先获得此类小规模收购的批准。

联邦商业委员会的传票已经被发送到亚马逊、苹果、Facebook、微软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该机构要求这些公司提供“关于每个公司在2010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之间完成的收购生意业务的条款、规模、结构和目的”的文件和信息。

联邦商业委员会委员约瑟夫·西蒙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除了确定联邦商业委员会现在对企业寻求并购预先批准的要求是否足够之外,这些观察还希望确定是否有任何科技巨头在回避这些规则。须要时,联邦商业委员会有权终止已往已经竣事的生意业务。

他表现:“可以想象,我们可以回去启动执法行动,处置惩罚有问题的生意业务。”

如今,大型科技公司的规模、权力和商业行为正越来越多地受到政界人士、舆论和政府机构的观察。与此同时,一些立法者品评联邦商业委员会和司法部迄今为止没有接纳足够的措施来停止科技巨头的增长,这导致导致科技巨头与行业竞争对手之间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

当前的美国反垄断法通常只要求公司对价值9400万美元或以上的收购寻求联邦商业委员会和司法部的预先批准。可是这些执法包罗一些宽免条款,有时允许公司在没有预先批准的情况下完成更大规模的收购生意业务。

西蒙斯表现,希望这项研究能让联邦商业委员会澄清“我们遗漏了什么,为什么某些收购通知没有归档,生意业务发生的影响,以及未来是否有我们需要改变的地方。”

西蒙斯表现,联邦商业委员会可以寻求增加与收购相关的新陈诉要求,并有权对特定的技术巨头实施特定的陈诉要求。

取消历史收购的呼声

在已往十年中,移动互联网浪潮在全世界兴起,与此同时一些PC互联网时代的巨头通过并购再一次获得了主导职位,并被指责使用主导职位实施了市场垄断行为,或是侵犯海量用户的隐私权。

Facebook公司传统上主要提供PC端的社交网络服务,该公司厥后一共斥资两百多亿美元,收购了移动谈天工具WhatsApp和照片视频分享工具Instagram(厥后增加了移动谈天功效),成为移动社交领域的霸主。

最近,WhatsApp全球用户规模也凌驾了20亿人,Instagram活跃用户也凌驾十亿人,Facebook一共掌握了全球20多亿用户的隐私数据,但被指责未能够有效掩护公共的隐私信息,媒体先后曝光了不可胜数的丑闻,美国联邦商业委员会已经对该公司开出了50亿美元的罚款。

与此同时,舆论要求对Facebook的四大社交业务举行分拆,尤其是分拆收购得来的WhatsApp和Instagram公司,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要对这两次历史并购生意业务举行观察,做出阻挡收购的回溯性执法裁决。

面临外界的分拆呼声,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正在接纳反制措施,即准备把旗下的三大移动谈天工具举行互联互通,共用底层通信基础设施,使得外界更难以举行分拆。(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