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旧主高价买,新主7折卖,莱美药业断尾求生

富凯摘要:高管拟减持、转让控制权、业绩预亏、平沽资产,频频踩雷的莱美药业,换新主后能否走出泥潭仍需视察。

作者|幕恩

2月15日,莱美药业终于对延迟了近一个月的深交所问询函给予了回复。在回复函中,莱美药业着重回复了公司实际控制人邱宇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质押等问题,并增补披露表决权委托给中恒团体的须要性与合理性。

业绩预亏前夕实控人“让权”

1月23日晚间,莱美药业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称,公司2019年最多亏损1。8亿元。而在该预亏通告公布前,公司刚刚完成了实控权的变换。

据1月22日通告显示,1月20日,中恒团体与邱宇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邱宇将其持有的莱美药业1。84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2。71%)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恒团体行使。

本次权益变更后,中恒团体直接持有莱美药业1000万股股份,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取得莱美药业1。84亿股普通股对应的22。71%股份的表决权,中恒团体将合计控制莱美药业1。94亿股股份,占莱美药业总股本的23。94%。中恒团体将由此成为莱美药业的控股股东,中恒团体的实际控制人广西国资委将成为莱美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1月22日,莱美药业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重庆莱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对公司实控人表决权委托给中恒团体举行了询问。

对此,公司回复称,鉴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邱宇所持股份处于质押及司法冻结状态,为尽快引入国资战略投资方促进公司谋划稳定和连续增长。

据悉,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邱宇持有的公司1。843亿股股份处于被质押状态,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91%,占公司总股本的22。70%;邱宇持有的公司1。845亿股股份处于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状态,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2。71%。

此外,中恒团体答应《表决权委托协议》签署完成后3个月内努力为公司引入优质资源,以优化公司授信及融资条件,促进公司现金流稳定。《表决权委托协议》正式生效后,公司在举行融资授信历程中,若金融机构需要中恒团体提供担保,中恒团体也将视情况予以配合。

通告显示,中恒团体已于1月10日向公司提供了8000万元财政资助。同时,中恒团体答应将在表决权委托生效后18个月内,在一订价格区间内投资10亿元通过多种方式包罗但不限于到场公司定增、到场司法拍卖等多种方式增持公司股份。

公然资料显示,中恒团体焦点产物为中药注射剂,有意在生物医药领域结构拓展。中恒团体取得公司的控制权后,中恒团体将公司作为其体系内创新生物医药技术和产物的开发、生产、销售平台,提升中恒团体在生物医药行业的职位。

新主打折平沽资产

新官上任三把火,中恒团体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卖资产。

通告显示,公司拟对可能发生同业竞争问题以及不切合未来战略计划的子公司举行处置,包罗公司持有湖南康源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康源”)、成都金星康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金星”)、四川禾正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含其子公司)(以下简称“莱禾科技”)、重庆莱美康健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美康健”)、重庆莱美金鼠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美金鼠”)的股权。

据莱美药业2月11日公布通告称,公司拟处置旗下5家子公司资产。包罗:湖南康源”100%股权、成都金星90%股权、四川禾正100%股权、莱禾科技(含其子公司)、莱美康健60%股权和莱美金鼠70%股权。

公司对于卖资产的解释是“为制止同业竞争”,不外,富凯君发现,5家子公司被卖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同业竞争,也与其业绩不理想有关?

回首莱美药业自上市以来的资本运作可知,公司曾相继收购或设立了与医药大康健领域相关的标的和子公司,实施医药行业内多元化战略。在频繁的收购历程中,高溢价收购为公司带来高商誉值。其中,公司拟处置的上述5家公司商誉合计高达1。5亿元,尤其是湖南康源就为公司带来约1。26亿元的商誉。

不仅如此,花高价买来的资产并未给公司带来好的收益。上述5家子公司股权对应估值划分为2。95亿元、6491。21万元、1。59亿元、0元以及1794万元,除四川禾正2019年净利润盈利501万元外,其余四家均为亏损,亏损最多的为成都金星,亏损额为3115万元。

从上述不理想的业绩来看,中恒团体对这5家子公司举行拍卖情有可原。据悉,莱美药业选择了整体公然挂牌转让方式,公司在重庆团结产权生意业务所的首次挂牌价钱为不低于生意业务标的股权评估值的70%,最终生意业务受让方和生意业务价钱以公然挂牌征集效果为准。

虽然莱美药业传出卖资产的消息,但投资者对中恒团体的掌权仍抱有很大的信心,认为公司未来可期。“中恒团体控股莱美药业,对莱美药业的生长将在战略结构上组成极大的利好。”有投资者表现。

事实上,在投资者看好公司的同时,公司的高管也延缓了减持的程序,似乎改变减持计划为张望。据最新通告显示,公司董事王英和副总司理付蓉曾于2019年9月份披露减持计划,但现在该减持计划时间已过半,王英和付蓉尚未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公布的信息均不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东方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江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1号-1

联系我们|jnolw.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