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棋牌

我无心品尝那些美食,坐在石桌畔,目视阁窗外如柳絮飘飞一般的雪花,心思游移不定。我依然百无聊赖。他年约二十开外,两道剑眉飞入鬓,身上所穿虽是中原服饰,与他的气质却并不相符,他年轻的脸庞散发着英姿勃发的光彩,身上透出一种豪迈的王者之气。

我惊奇抬首张望,暗自猜疑此处究竟系何地,却见一人身着宫中内侍服饰,怀抱着一个水罐,自集市南端而北,我见他的形容面貌正是魏雅,心中不由大喜,迅速奔跑过去,大声喊道:“魏雅!给我站住1次年五月,皇帝萧衍为侯景所拘押囚困,仰躺于净居殿内,因多病口苦欲喝一口蜜水,亦无人答应,凄凄惶惶之下崩殂而逝,时年八十六岁,萧衍死后近一个月,侯景才允许发丧,命太子萧纲即梁国“皇帝”之位,是为梁朝简文帝。我仰躺在他怀中,咬牙忍住疼痛,向他说道:“萧郎,不是,我不要紧……”

萧统果然说道:“我正为此事赶回京城,不必调用扬州军队了,我自有办法应对他们。”当晚,我主动投怀送抱未遂,事后又不见踪影,决非良家女子所为;重逢之时,我又与他的亲弟弟行迹亲密,调笑无忌。他仿佛入定一般盯着我,目光触及我的窈窕身姿,又轻轻落在我身上的某一处,宫灯的光芒与明月交相辉映,我胸口那一抹红痕,毫无遮挡落入他眼帘。

我眼角余光瞥见云华殿正门处多了几名身着粉绿夹袄、头戴绢制海棠花的侍女,正是丁贵嫔所居映兰宫人的模样,心中略有惊讶,问她道:“丁贵嫔来此处了么?”丁贵嫔并不回头看他,含泪望向城北同泰寺的方向,说道:“你有何错?你追随你那心上人去吧,你父皇教诲之恩,我与你的母子情分,今日都断绝与此台之下1元翊追随着我的脚步而来,自背后环拥住我的腰,笑着说:“你以为呢?”

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面带憔悴,疲累,担忧的男子,竟会是昔日端庄高洁的梁国太子萧统,他为了救我,整整三日就如此抱着我,不肯停歇加急赶路,仿佛早已遗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凡人。我蓦然抬头,顿时明白那日萧统与谢眺商议何事。

我凝眸微笑了一下,说道:“或许它不像紫儿,更像萧郎呢。”我左思右想,犹豫不决。阿紫曾告诉我北魏人性情大多耿直,这北魏护法既不强迫我、亦不暗使手段,如此诚恳坦率将事实对我说出,我对他的印象不觉大为好转,说道:“你虽然没有寻觅到画中人,却带回了宝物,也算是不辱使命。既然是梦,自然不能当真,你们皇帝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一定不会责怪你们的。”

这声熟悉而温柔的“小紫儿”传入耳中,让我心弦颤动、无限欣喜,我将手中的梨花瓣尽数凌空抛起,向他奔跑过去,一头扎入他杯中,唤道:“萧郎,是紫儿,我回来了!"元翊命几名侍女将我带离寝宫,她们将我安置在偏殿一间小房间内,随后将门合上离去。我正在思索如何应对萧纶,却见绿萼的秀颜显出一抹焦虑的神色,心念顿时如电般飞转。

眼前是一片天然生成的宽阔湖泊,湖面青烟袅袅,天水一色,分外清幽动人。岸边是一片茂密竹林,数丛芦苇,湖面似有人泛舟。我无法肯定萧纲是否会将我重返人间之事告知萧统,摇了摇头道:“或许他还不知道。”萧统并不回答我,却道:“紫儿,你此刻不再怀疑昭佩心中另有其人了么?”

她说完这句话,我双手中倏地出现了一只藏青色的小狐狸,她乌黑的眼珠依然在转动,还带着焦急和催促。他略顿了一下,又对我说:“母后丧仪举行完毕,明日一早我与三弟、五弟一起去同泰寺觐见父皇。听说宝志大师并未替父皇剃度,此事或许还有转圜余地。父皇决意离宫后,诸位母妃都伤心不已,希望能够劝解父皇回心转意,即使在皇宫内设佛堂修行也好。当年我们时常担心畏惧父皇考察我们的功课,如今思慕慈颜,却……”我似懂非懂,问道:“你想要什么?”

荷塘畔长廊尽头走来一人,同样是皇子装扮,行色匆匆行至挽翠阁前,几名侍女行礼道:“奴婢参见二王爷1我感觉有些微痒,挣脱他的手,说道:“没有。玄铁锁链只锁了我半日,太子后来命人送钥匙与我了。”灵芝点头道:“真的。你妈妈不让你留在人间,自然有她的道理,其实倒也不必如此决绝,见他一面应是无妨,不过你可不要让你妈妈知道是我帮你前去的1

五星棋牌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