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财经要闻 正文

21世纪网被抓记者:写完负面稿不发 先联系被举报人

http://www.jnolw.com/ 2019-03-06 13:31:38
 《新闻1+1》2014年9月11日完成台本

  ——21世纪网的“沉默是金”!

  主持人 王宁: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节目的开始,先让大家看两个词:“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有偿新闻”好理解,就是有一些企业愿意花钱让媒体给自己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新闻,让自己有暴光率。“有偿不闻”,望文生义可以理解为,企业花钱让媒体保持沉默。说的更直白一点,当媒体握有企业负面新闻的时候,如果企业肯花点钱,那么媒体就可以让这些负面新闻消失,让自己保持沉默。有道是沉默是金,而这金还不少。我相信卡莱尔当时说沉默是金的谚语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词如此解读。

  最近我们看到,知名的媒体21世纪网敲诈黑幕案告破了,我们来看一下闪转腾挪的吸金大法确实令人震惊。

  解说:

  9月3日中午,周斌在微博上转发了21世纪网的一篇针对某上市公司的负面报道,并留言“刀锋过处,水无痕”。而周斌正是21世纪网的主编,就在当天周斌被警方带走。

  犯罪嫌疑人 21世纪网主编 周斌:

  其实大家都知道问题所在,但是转不过来。你想想看那个产业链它本身存在那么大的利益,你不去做其它媒体去做,大家都变成一个,而且最后形成一个劣币驱逐良币。

  解说:

  21世纪网本是国内知名财经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旗下的网站,2010年出于发展考虑,报社管理层决定将21世纪网剥离出来,独立运营核算。21世纪经济报道副主编刘东兼任网站总裁,周斌任网站主编。

  周斌:

  我说句实在话,上市公司没有什么广告需求的。其它时候,它跟你合作的条件非常简单,它自己提出来就是不要写我的负面新闻,我们内部称为保护费。

  解说:

  所谓的保护就不首负面的侵扰,那些即将上市的企业,如果出现负面报道很可能被证券监督管理部门终止上市进程。那么已经上市的企业,则往往因为负面报道的出现导致股价大幅波动,投资者利益受损。

  犯罪嫌疑人 21世纪网总裁刘东:

  所以一家企业要重组或者上市,它往往会接到几百个电话,来找他们要钱的电话。只要证监会把他的名单一挂出来,他每天接到的电话就有几百个。

  解说:

  而刘东、周斌等人正是从这种行业现象中嗅到了巨大的商机,他们以此为经营思路,以上市公司和准备上市的公司为目标客户群,以不做负面报道为诱饵,来招揽企业前来投广告,变相收取保护费。

  周斌:

  有偿沉默更斯文一点。就意思(说),我比如说一家IPO公司我收了你的钱,我就不写你的负面报道,我知道你有事,我知道这家公司很多问题。

  解说:

  此次涉案的上海润言等公关公司则同样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商机,他们的角色是在企业和媒体之间牵线搭桥,充当中间人并赚取差价。

  刘东:

  财经公关公司它会把全国这么多家媒体里面,挑选出一些在市场里面有比较大影响力的一些媒体名单给企业。这几家公司、这几家媒体你是一定要合作的,这种拜山头它就形成了。

  解说:

  你给钱我就闭嘴,21世纪网就是这样通过公关公司先后与一百多家IPO企业逐步建立了一种有偿沉默的畸形商业模式。据警方初步统计,21世纪网累计收取的费用三亿多元,上海润言公司从2009年至今营业额也达到12亿多元。

  犯罪嫌疑人 润言公司执行董事 陶凯:

  大家可能心态都比较浮躁,已经忘记了媒体应该有的职业操守和这种公平公正的一些原则。尤其对于拟上市公司、IPO企业来说,都把它当成一块肥肉、一块蛋糕要去切一块。

  解说:

  而根据警方的通报,这次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被查,源自今年A股IPO重启以来,被敲诈的企业实在太多,因此收到的举报不断。

  记者:

  重启的这个IPO重新上市企业,大概有多少企业是要成为你的客户?

  刘东:

  我们定了一个目标是75%。一年如果是200家公司上市,按照我的合作率75%,那就是150家,每一家30万,那就是4500万,4500万那是一个多大的数字啊。

  评论员:

  听听,这绝对是无本万利、坐地起价的、坐地收钱的大买卖。可是别忘了这是新闻媒体,他们就这样践踏着媒体的公信力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这次之所以媒体如此震撼,我们发现其中有很多的特点:

  首先,在这次的案件当中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不是个人的行为,是集体化的行为。锁定了八个犯罪嫌疑人,在21世纪网里面从总裁到主编,也就是内容管理方,到记者也就是到内容的提供方,一共是5个人。同时还有牵线搭桥的公关公司,润言公司还有深圳鑫麒麟公司都是在这个财经行业里面算领头羊的公关公司,从总经理到执行董事都是这一次的涉案人。

  这次事件不仅仅是一个集体化的形式,还是一个系统化的行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所有的盈利模式都已经成型了,是一个系统化的盈利模式。我们也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分成四点:首先企业先采写新闻,主要针对拟上市公司。当一些公司当利润额做到一定程度之后,进行了辅导期甚至进入了申报阶段的上市公司,如果它们出现了负面行为,那媒体的采写者就抓到了很好的抓手。同时以上市公司的报道,这些上市公司最害怕的,因为一旦出现了负面报道,股价就会出现大跌。企业付钱网站就会把这个负面报道删除掉。

  而为了避免被负面报道,如果想成为负面报道的绝缘体,很简单,交钱,跟21世纪网建立合作关系,也就是所称为的保护费。21世纪网现在已经与一百多家的拟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签订了广告合同,累计收费三亿多元。这三亿元的广告费还不一定挡的住,因为其中还有牵线搭桥的公关公司,所以这个系统化渐渐变成了产业化。公关公司在里面充当勾结的作用,它们跟媒体相互勾结,和企业进行疏导,把巨额的钱财装进了自己公关公司的钱包。

  这样他们在一轮又一轮的系统化、规模化甚至产业化的模式当中,把本来应该具有公信力的新闻媒体,就这样成了赚钱的工具。记者是什么?记者就是擦现实世界镜子的人。如果记者的这一块布都是脏的,那真实世界又如何呈现我们的面前?实话说很多刚刚从业的新闻记者他们一开始手里的布都是干净的,甚至都是写着理想两个字,那是什么原因让这块布慢慢变脏了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解说:

  在此次被抓捕的八名犯罪嫌疑人当中,有两个人是21世纪网的一线采编记者。32名的王卓铭正是其中之一,这个活跃在财经报道领域的新闻人,如今却成为了一个经济犯罪嫌疑人。

  王卓铭:

  我一开始还是抱着很美好的目的去从事这个行业的,慢慢就发现其实跟我当初的这个想法并不完全一样。有领导授意我去做这样一些新闻,比方说看到了一个负面的线索,领导就指示说你去做一下,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就发现我们报纸对这类新闻比较有偏好。

  解说:

  王卓铭口中所说的偏好,指的正是21世纪网通过负面报道拉来的客户,从中赚取保护费的潜规则。而在之前王卓铭并不清楚21世纪网的经营策略。他只是发现自己的很多稿件在21世纪网刊发不久后,就被删除了,对此他非常生气,并和主编周斌发生过争吵。

  王卓铭:

  觉得一个新闻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就是这个东西做出来之后突然就没了,然后就知道报社拿这个东西去换成钱了,更加令人感到诧异和费解。我为这个事情我找过网站,找过周斌,也跟他说过这个事情,他意思就是说在这个事情背后当然是报社或者有更高层的领导有指示有授意。

  周斌:

  我只能告诉他们,这是合作客户,不可能告诉他们这是多少钱,说真的。就是我们把这种经营和采编限定在几个高层之间,就是不想让底下人觉得你写稿子就是为了拉广告。

  解说:

  然而当撤掉稿件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时,王卓铭除了麻木,还想到了复制21世纪网的操作方式。从有删稿需求的企业那里获得好处。今年8月,王卓铭参加了一个发布会,撰写了一篇关于深广健康的负面报道。稿件写完后,他并没有马上发出去。

  王卓铭:

  我心里留了一个小心眼,觉得是不是我联系一下被举报人,他有没有可能就像之前那些事情一样,会给我一些好处。

  解说:

  在与被举报人见面之后,王卓铭表示可以试着帮助删除稿件,通过其亲戚开的公关公司从中运作,最终王卓铭的亲戚向深广健康收了85万元,其中21世纪网收了20万元合作费用,而王卓铭从中获取好处费12万。

  王卓铭:

  我觉得报社就是这么操作,我也可以这么做,同时可以为个人谋得利益。我当时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怎么说呢,就是可复制的行为。

  解说:

  至此王卓铭已经从新闻一线走到了新闻的敲诈前台,也最终等来了警方的抓捕。

  王卓铭:

  钱简直是来的太容易了,而且你什么都不用做,他给你钱的目的就是你什么也不用做,最好不要去报道我。这真的就像人吸毒一样,这吸上了之后戒不掉,只会越来越严重,一旦做了就是像现在这种局面覆水难收。

  评论员:

  像吸毒,主要是因为挣钱太容易了,视而不见,那难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吗?到底是什么样的利益,可以让在2008年还怀着新闻理想进入到心宜的新闻单位,在六年之后竟然会成为一个用新闻去挣钱,用新闻当成赚钱工具的新闻人。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用新闻人称呼他了,到底是什么?我们来先理清一个概念,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21世纪网经济报道的报纸在业内是具有影响力,实际上在2010年的时候21世纪网和它已经脱离了关系,变成了独立运营、独立核算。也就是它的记者写稿子的权利也是由21世纪网来分配的。那它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公司。

  理清这个概念我们就知道它挂羊头的目的就是赚更多的钱,刘东在之前的片子告诉我们了。我们公司的管理层是有有规定的,我们有有指标。这个指标是一年以内与75%以上的拟上市公司签订广告合同,如果有大概200多家上市公司,一年一家30万,轻轻松松4500万到手了。

  马尔克斯曾经说过,就算是记者这个职业需要忍辱负重,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职业,什么时候这个职业变成赚钱的工具了?我不知道,我要请教一下中国人民大学的新闻学院的常江,因为他一直都在关心着这种媒介批评。

  常老师你好。

  常江:

  主持人好。

  评论员:

  我们确确实实看到这次让媒体人都觉得不能理解的行为,确实就发现在我们的身边。您觉得透过这样的新闻敲诈案件,有什么样的新问题是我们暴露出来的?

  常江:

  21世纪网这次新寻租的现象,它是揭露了国内此类媒体失范行为的模式。用三个词来规模这个模式。第一,规模化。这不是记者个人的行为,它是整个媒体的协同作战。第二,链条化。从事情的开端到事情的结尾,有一条非常严密的链条。上市公司只要一进入了上市前的沉默期,这个链条就正式启动了。包括从上市公司到公关公司到新闻媒体的外部链条以及新闻媒体内部,从内容审核到合同管理,到关系维护的内部链条,整个的过程已经变得非常的严密。第三,普遍化。整个财经媒体圈这个现象是存在的,它已经不是单独的个别的现象。这三者结合起来,其实现在的新闻权利寻租的事件,它不是一个个别的现象,不是个体道德的问题,它已经变成了是系统化的制度性的问题,需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评论员:

  不仅是财经媒体,其实很多有这种盈利的指标,或者有任务的去用广告的模式去赚钱的任务的这些媒体,可能都有这样的潜规则。所以有很多人说法不责众,您怎么看?

  常江:

  法不责众本身是一种很正常的心态。当一个人发现周围很多人都在做很多的事情,但是他们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的时候,他自己也会产生一种侥幸的心理。但是法不责众这种想法本身当然是错误的,它说明了在我们的传媒业当中,有很多的一大片的灰色的区域是法律和法制没有办法照到的,那这些区域变成了滋生这类问题的土壤或者温床。法不责众这种心态的普遍存在,其实是表明了我们国家新闻媒体业目前法制化的程度仍然比较低,这个领域的从业者目前还在以道德上的对和错来指引自己的行为。当他发现即使出现了道德失范的问题,也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的时候,他就会变得胆子越来越大,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提升新闻传媒业法制化的程度。

  评论员:

  这一点特别重要,稍后我们花点时间重点说说这个事。常老师特别提到了在法制化还没有完全完善的时候,我们很多的从业人员是用道德约束的。现在看似是隐形的盈利的模式背后,其实是更加赤裸裸、简单直接的要钱给钱的模式,难道企业看不出来吗?企业怎么看待这种无道德行为?他们怎么会乖乖束手就擒?我们接着往下看。

  解说:

  21世纪网进入公安机关的视野正是一些企业和个人的举报。根据多名嫌疑人的供述,被21世纪网涉嫌敲诈过的企业实在太多,而站出来举报的还只是小部分。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企业,甘愿忍受敲诈,而不愿意捅破窗户纸。

  周斌

  上市公司上市的时候,它去上市的时候不一定有造假,但是很多公司确实在数据上面它有存在问题。同时要审批,它一旦如果说报道,审批程序就会停下来,就会影响它的整个上市的进程。

  解说:

  按照嫌疑人的说法,拟上市公司就是一块巨大的蛋糕,首次公开募股时,各路财经媒体就会蜂拥而至。而作为行业内颇有影响力的21世纪网是这些蛋糕的最有力瓜分者之一。

  陶凯:

  我觉得上市公司,尤其是拟上市公司它根本之前就不知道什么是媒体,所以他们从内心深处是又怕又恨,但是他们是不太直接跟媒体接触的。

  解说:

  企业的软肋成为某些财经媒体的发财良机。2012年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在重庆调研,一些企业代表就提出,“上市公司应对媒体报道工作越来越复杂,因为其中既有严肃的报道,也不时遭遇为难乃至敲诈,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对财经类媒体的准入、管理以及考核。”

  曾经在多家公司任职,拥有十年媒体公关经验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们,有些企业确实自身存在问题,基于支付封口费,消除负面影响,而有企业是迫于无奈。

  某企业资深公关负责人:

  比如说某个行业准A,还有一个类似的另外一个产品的行业标准B,他会张冠李戴,他把B的标准冠到A上头。但是对于大部分的读者受众来说,它没有很高的这种专业常识,会对读者造成比较严重的误读。

  解说:

  有时企业要面对的是同一媒体利用不同媒介平台,甚至多家媒体的轮番发难。

  某企业资深公关负责人:

  A报道完了以后,B马上会转载,C马上会把它添油加醋,D会再把他那个情况再恶化,所以你去找D的时候,D说我不是源发地,C说我也不是源发地,除非B他说承认错误了,他撤稿了,然后我才能去处理。然后一直追追到源头,源头说你看我采访的他就是这么说的。

  解说:

  既然没有问题,为何企业还要支付费用,而不是澄清事实?其实很多企业也曾有过像媒体或者行业协会投诉的经历,但却是收效甚微。

  某企业资深公关负责人:

  媒体方的话,它一般不会成为自己这方面是有过失的,即便承认也是私下承认。要是举报的话,顶多说他不符合职业操守,别的你没法追求他,所以有些时候,为了避免后期更大的损失,就只能选择隐忍。

  评论员:

  隐忍这个词来形成企业,不知道企业的管理者在面对这个词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是因为本身有软肋怕被抓到,还是在面对一些强势媒体的时候,是是狼和羊的关系,选择弱势的接受呢?这两种原因可能都存在,但是事实情况如何让这种关系变成良性的循环,让我们的经济发展可以在一个良性的体制当中完成。

  再次请教一下常老师,因为您刚才说到制度化的问题。现在就来解释一下,从制度化用什么样的方式让这种良性的互动形成?让这种所谓的新闻敲诈和寻租不再发生。

  常江:

  从三个方面考虑这个问题。首先刚才我讲到的,我们要提升新闻传媒业的法制化的程度,让这个行业内出现的具体的问题都能得到法律上的明确的界定,包括相应的问题出现之后,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力度进行追惩,我们需要有更加完善的一些法律条文的限制,这是第一。第二,我们不妨去借鉴一下世界上的一些传媒业比较发达的国家的一些制度。比如说行业评议制度,或者行业内普遍建立的自律制度,比如说我们都知道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些主流大报都有自己严格的从业的行业标准。

  评论员:

  没错,这个行业标准确实特别重要。但是这个标准什么时候能够完备的树立起来,我们也是期待相关的部门能够尽快的在监督当中出台。

  最后特别希望用犯罪嫌疑人刘东,也是21世纪网总裁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他说“媒体作为一种公权力,如果使用它的人心怀不断,造成的危害将无法想象。长此以往,我们不仅不会成为社会主义进步的推动者,反而会成为价值毁灭者。”这句话从新闻从业者,现在犯罪嫌疑人的嘴里说出来,是不是更引人深思呢?


来源 : 搜狐 日期:  2014-09-11

相关新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成绵高速扩容新复线建设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