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南原创 正文

昆明杨天勇团伙覆灭始末(3)

http://www.jnolw.com/ 2018-10-11 17:07:12

请看上集?

昆明杨天勇团伙覆灭始末(3)

首案只为练练胆 1997年4月16日下午2时,准备出差的杨卫东正在自己的警兴4500型吉普车后排收拾东西。不远处一辆北京吉普车上,3双恶狼般的眼睛死死盯住了他。这三人是肖林、滕典东和柴国利。肖林朝丰田吉普点点头后,3人下车。肖林和柴国利来到丰田吉普后门两侧,肖林猛拉开车门,从口袋中拿出木柄手榴弹砸向杨卫东头部,杨卫东一声没吭倒在座位上,柴国利随后拔出匕首一边猛剌一边从杨卫东身下拉出一个旅行袋,3人打开一看,见到里面装有一叠现金。肖林坐上驾驶座发动汽车,叫滕典东开北京吉普跟在后面,向眠山方向驶去。

途中,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柴国利见浑身是血的杨卫东动一下,转身用匕首又刺了几刀,直到杨再没有动弹才住手。在眠山经黄土坡兜了一圈后,肖林发现滕典东的车没跟住自己,心里有些发慌,在经过五华体育馆时,他将车停在停车场,与柴国利拿着旅行包打的赶去与杨天勇会合。在那里,他们见到跟丢了车的滕典东。旅行包里有2万元现金,杨天勇和杨明才各要了1000元,其余赃款被肖林等3人挥霍一空。

4月21日下午2时55分,有人发现停车场一辆丰田吉普车门缝里流出血水,即向派出所报了案。公安人员在杨卫东身上找到9处刀伤,6处剌中胸部,2处剌中肺部。

杨卫东是杨天勇一伙第一个凶杀目标。事前,杨天勇从住处拿出手榴弹和匕首交给肖林,叫肖林带着滕、柴二人“随便出去转转玩玩,练练胆子...”就这样,一条无辜的生命被夺走了。抢劫杀害杨卫东,20000元轻易到手,但杨天勇不光想要钱,他告诉肖林,最好去找支枪。

禄丰密谋抢手枪

1997年6月23日晚,一辆贵州牌照的北京吉普在昆明某医院停车场被盗,车主当时向派出所报了案。

7月10日下午5时,这辆已被换了车牌的吉普车出现在禄丰县城。车上坐着3位“军人”:穿陆军少校军服的是肖林,穿士兵迷彩服的是柴国利和肖林的弟弟肖力。当时下着小雨,吉普车慢慢跟着一位穿绿色警察雨衣的骑车人。 骑车人名叫周国祥,当地某厂保卫干部,因工作需要,周国祥随身带有一支“五·四”式手枪。他不知道,早在十几天前,一双罪恶的眼睛就盯上了他。肖林来禄丰时无意发现周国祥有枪。跟踪后,肖林与杨天勇商量抢枪一事,并密谋了盗车、冒充军人的计划。肖林找来了军服,杨天勇则将手榴弹和匕首交给肖林。

吉普车跟上周国祥来到人迹较少之地,肖林示意开车的肖力加速。车在周国祥前面停下,肖林探出头说,部队上的事务长带着公款跑了,听说他的女朋友住在附近,能否请周国祥带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周国祥相信了肖林的假话,把自行车停在街边上了吉普车。上车后,肖林说着感谢之类的话,递了支烟给周国祥。车开出不到100米,肖林手执匕首转身一刀刺进周国祥胸部,同在后排的柴国利也拔出匕首乱刺。见周没有了气息,柴国利掀开周的雨衣把枪和13发子弹取出,肖林接过枪对着周头部开了一枪,枪没响。三人急忙开车离去。

当晚,车到禄丰县羊老哨坡国道320线路边,三人将周国祥的尸体抛下山坡。5天后,周国祥的尸体被当地农民发现,身中24刀。肖林三人连夜赶回昆明将枪交给杨天勇检查。杨天勇拿着枪一阵狞笑:“有了枪就可以干大东西了!”抢枪成功,杨天勇一伙开始了疯狂的杀人劫车敛财作案。此时,肖林联系省外赃车销路,目标是V6三菱吉普。

倾巢出动抢三菱

刀国兴的V6三菱吉普停在昆明市某厂门口,这里是昆明有名的汽配一条街。

1997年9月21日中午,刀国兴送单位领导来昆明学习。吃过午饭后没什么事,他便开车到这里来看看。这天上午10时,肖林、柴国利、左曙光、滕典东、肖力就已经开着吉普车在这里转悠了。看到刀国兴的车,肖林摸了摸腰间抢来的“五·四”式手枪,眼里露出凶光。 “我们是缉私警,有人举报你的这辆车是走私车,请你配合跟我们去说明一下情况。”听到眼前的3个陌生男子这样说,刀国兴有些吃惊,他刚想开口辩解,肖林拔出手枪。刀国兴上车后,柴国利拿出手铐将刀反铐。这时,滕典东和肖力去停车场停车还未来,肖林等不及了,让左曙光开车。路上,肖林打电话告诉杨天勇人已经抓到,两人约好见面地点。随后,杨天勇去找杨明才,正在小饭馆炒菜的杨明才一听有事找他,把炒菜锅丢给妻子。

10多分钟后,三菱吉普到了,杨天勇和杨明才挤到后排,他告诉左曙光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说。左将车开到市郊一条小路上,其他人下车后,杨天勇开始询问刀国兴的一些基本情况,并作着记录,俨然一副警察办案的模样。问完话,杨天勇等人开车乱转。此时,刀国兴从他们的言谈中觉出疑点,他开始挣扎,杨天勇心里明白,此次抢劫是他们一伙首次全体行动,自已的一举一动都会给同伙留下印象。杨天勇猛地掐住刀国兴的脖子,杨明才在一旁见叔叔动了手,也死死摁住刀国兴的双腿,同在后排的柴国利伸手掐住刀的另一侧颈部...

没多久,肖力与左曙光驾车与5人会合。肖林对杨天勇说,他已经看好一个地方,尸体丢在那里万无一失。刀国兴的尸体最后被抛在烟草路边一个窨井里,两个星期后被人发现。

V6三菱吉普当天即由肖林与柴国利星夜驶往沈阳,最后以19万元的价格卖掉。当时,柴国利还随身带着刀国兴的金戒指、剃须刀回了趟老家。

对杨天勇一伙来说,刀国兴案使他们抢车敛财的犯罪思路日益清晰。让杨天勇不满意的是,自己的同伙下手还不够狠毒。他对肖林讲,要从行动上从心理上锻炼这些人,要拉出一支队伍,攻击力要强,会杀人敢杀人。为此,杨天勇带着同伙到火葬场接触死尸,把自己的警服让同伙穿上在大街上走动,他告诉同伙:“你们不要怕,没有人会管你们!”在杨天勇的“心理辅导”下,团伙成员的犯罪行为更加疯狂。刀国兴案3个月后,杨天勇一伙即犯下两起惊天大案。

开发区枪杀联防 1997年11月14日,在禄丰杀人抢枪得手后刚好3个月,新加盟这个团伙的杨明才携带这支手枪,随同滕典东、左曙光,开着那辆他们常用的吉普车,窜到昆明东郊牛街庄附近,由杨明才持枪放风,准备盗窃机动车。

当日凌晨4时,他们盗得了一辆米黄色长安微型车,逃离到小板桥经济开发区时,左曙光和滕典东将所盗车辆的车牌卸下,以防人发现他们的盗行。之后,滕典东和杨明才驾驶盗来的微型车先行离开,当左曙光驾吉普车准备逃走时,那辆吉普车怎么也启动不了,左在修理吉普车过程中,官渡公安分局小板桥派出所联防人员赵洪才、彭建昌、柏怀昌、尹正华驾驶一辆东风车途经此地,4联防怀疑吉普车是被盗车辆,便对左曙光进行盘查。此时,开着被盗车辆走远的滕典东和杨明才,发现左曙光所驾驶的吉普车未跟上,便调头原路返回寻找,在吉普车修车地点,滕典东和杨明才发现4名联防要将他们的吉普车开走。滕典东开车去叫杨天勇,杨明才掏出携带的“五·四”式手枪对准4名联防开枪射杀。

2名联防相继倒下,另2名联防见势不好拔腿回头就跑。左曙光见联防要跑,顺势拉住一个让杨明才射击,之后杨明才向逃跑的联防连射2枪未射中,那一名联防才幸免于难。

倒在地上的联防人员是赵洪才、彭建昌、尹正华。杨明才和左曙光将3名联防丢上东风车,打算驾车逃离现场,东风车开出几米后熄火,此时还有一口气的尹正华趁机逃走。杨明才爬上货箱发现少了一人,怀疑车上躺着的2名联防还没有死,又用铁棒对2人的尸体进行击打。后杨天勇赶来,用微型车把吉普车拉走,逃离了现场。这起案件警方定为“11·14”大案,这起案件中,彭建昌和赵洪才当场死亡;尹正华受重伤,至今仍精神恍惚。 两警察喋血海埂 在杨天勇杀人劫车团伙所干的29起犯罪行为中,影响最大的要数王俊波、王晓湘被杀案,这不仅仅因为这两人都是警察,其中一位还是县公安局副局长,还因为这起枪杀案引发了震动整个云南政法界的杜培武冤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