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 正文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http://www.jnolw.com/ 2018-08-11 15:38:01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健康减肥】留美无痕,做魅力女人swkj676 zhen67198 zf13971

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有寒意,阿东这家伙虽然胆小,但究竟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会把他吓得呆在当场,动都动不了,甚至连惊叫声都发不出来?

这时只听咕咚一声,我们急忙往下看去,原来是阿东倒在了地上,二目圆睁,身体发僵,竟是被活活地吓死了。天空的流云掠过,遮挡得月光忽明忽暗,就在这明暗恍惚之间,我看见从黑门中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

月光照射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手臂上白毛茸茸,尖利的指甲泛着微光。那只手臂刚刚伸出半截,便忽然停下,五指戢张,抓着地面的石块,似乎也在窥探门外的动静。

我心想坏了,这回真碰上僵尸了,还是白凶,但是除了手电筒什么东西都没带,不过僵尸的手指似乎应该不会打弯。喇嘛说这轮回庙下的黑色铁门,代表着罪大恶极之人被投入的地狱,从里面爬出来的东西,就算不是僵尸,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我看旁边的胖子也牢牢贴着柱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满头都是汗珠,我当时不知道他那是让尿憋的,以为他也和阿东一样紧张过度。我轻轻对胖子打个手势,让他把帽子上的面罩放下来,免得暴露气息,被那门中的东西察觉到。

我也把登山帽的保暖面罩放下来,像是戴了个大口罩一样,这样即使是僵尸,也不会轻易发现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等待适当的时机逃跑。

这时天空中稀薄的流云已过,月光更亮,只见门中爬出一个东西,好似人形,赤着身体,遍体都是细细的白色绒毛,比人的汗毛茂密且长,但又不如野兽的毛发浓密匝长,月色虽明,却看不清那物的面目。

我躲在柱子上,顿觉不寒而栗,开始有些紧张了,但我随即发现,从铁门中爬出来的这个东西,应该不是僵尸,只见它目光闪烁,炯若掣电。虽然没见过僵尸,但口耳相传,僵尸的眼睛是个摆设,根本看不到东西,而这东西的双眼在黑夜中闪烁如电……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怕被它发现,遂不敢再轻易窥视,缩身于柱后,静听庙堂中的动静,把耳朵贴在柱身上,只听地上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个似人似僵尸又似动物的家伙,好像正围着阿东的尸体打转徘徊。

我不知道它意欲何为,只希望这家伙快些离开,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它一离开这座轮回庙的遗址,我们就可以立刻脱身离开了。这时却忽听庙中发出一阵诡异如老枭般的笑声,比夜猫子号哭还要难听,若不是双手要抱着柱子,真想用手堵住耳朵不去听那声音。

胖子在他藏身的那根柱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对我连皱眉头,那意思是这声音太刺耳,再由它叫下去,无论如何也提不住气了,肯定会尿出来。

我赶紧对胖子摆手,千万别尿出来,人的尿液气味很重,一尿出来,咱们立刻就会被那白凶般的怪物发现。这种怪异如老枭的叫声,倒真和传说中僵尸发出的声音一样,不知道那东西正在搞什么名堂,我使自己的呼吸放慢,再次偷眼从柱后观看堂中。

只见那白凶般的家伙,正在俯视地上的死尸,拊掌狂笑不已,就好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然后又在殿中转了一圈,走到屋顶的一个大破洞底下,望着天空的月亮,又呜呜咽咽地不知是哭是笑。

我和胖子叫苦不迭,我们在柱子上挂了少说有半个小时了,手足俱觉酸麻,这柱身上的灯盏也不甚牢固,使得我们轻易不敢动弹,万一踩掉些东西,立刻就会被发现,赤手空拳的怎么对付白凶?而这家伙偏偏在殿中磨蹭起来没个完,不知它究竟想做什么。

就在这堪堪僵持不下去的局面下,发生了一个突发事件。我看见一只花纹斑斓的大雪蛛,正从房顶垂着蛛丝缓缓落下,蛛丝晃晃悠悠的,刚好落在我面前,距离还不到半厘米,几乎都要贴到我脸上了。

雪蛛是高原上毒性最猛烈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白色,而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这只,虽然只有手指肚大小,但身体上已经长出了鲜红色的斑纹,红白分明,这说明它至少已经活了上百年了,它的毒性能在瞬间夺走野生牦牛的性命。

这只雪蛛挂在蛛丝上晃了几晃,不偏不斜地落在我额头的帽子上。那一刻我都快要窒息了,我把眼球拼命向上翻,也只看到雪蛛满是花纹的一条腿。它似乎不喜欢毛线帽子,径直朝我两眼之间爬了下来。我的头部,只有双眼和鼻梁暴露在外边,眼看着雪蛛就要爬到脸上了,迫不得已,只能想办法先对付雪蛛,但又不敢用手去弹,因为没有手套,担心中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