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 正文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http://www.jnolw.com/ 2018-08-11 15:37:44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震惊!健康减肥】衣带渐宽暗暗爽 偷偷瘦出小蛮腰bqc686 w29837801 sty0835

我赶紧拦住胖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我不就这么一说吗?咱得保留有生力量,不能跟这种东西硬碰硬。”我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两条铁链,这是我刚才跑进来的时候,顺手从外边拽进来的,这两条铁链本是和门外的银眼佛像锁在一起的,是固定铁门用的,此时都被我倒拽进来,就等于给关闭铁门加了两道力臂。

但我根本没想过要通过从内部关闭铁门,挡住外边的食罪巴鲁,这铁门就是个现成的夹棍。我告诉胖子一会儿咱们把门留条缝隙出来,不管那家伙哪一部分伸进来,你就只管把铁链缠在腰上,拼命往后坠,不用手软留丝毫余地,照死了夹。

门外的食罪巴鲁没有多给我们时间详细部署,它的手爪伸进门缝,已经把门掰开了一条大缝,脑袋和一只手臂都伸了进来。

时机恰到好处,我和胖子二人同时大喊一声:“乌拉!”使出全身蛮力,突出筋骨,拽动铁链,使铁门迅速收紧。嘎吱吱的夹断筋骨之声传了出来,那食罪巴鲁吃疼,想要挣扎却办不到了,脖颈被卡住,纵有天大的力气也施展不得,但它仍不死心,一只手不断地抓挠铁门,另外伸进门内的那半截手臂,对着我们凭空乱抓。

胖子为了使足力气,抱起银眼佛像,把铁链围到自己腰间,但这样缩短了距离,食罪巴鲁的爪子已经够到了胖子的肚子,也就差个几毫米便有开膛破肚之危。我急忙掏出打火机,点火去燎它的手臂。食罪巴鲁被火灼得疼痛难忍,但苦于动弹不得,只有绝望地哀号。

我和胖子从小就是拼命三郎,这时不知不觉地激发了原始的战斗性。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严酷,对方越是痛苦地惨叫,我们就越是来劲。直到打火机的燃料都耗尽了,把那食罪巴鲁烤得体无完肤,它伸进门中的脑袋和半个肩膀,几乎被夹成两半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方才罢休。

我和胖子刚才用尽了全力,在海拔如此之高的地区,这么做是很危险的,感觉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二人一步也挪动不得,就地躺下,吃力地喘着气。

我躺在地上,闻到这里并没有什么腐臭的气息,这个秘洞如果真是轮回宗的地狱,那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妙,天晓得这里还有没有其余的东西,但怎奈脱了力,如果在气息喘不匀的情况下贸然走动,恐怕会产生剧烈的高原反应,只好用一只手打开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

黑色铁门之内的空间,地上堆满了白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墙壁上有很多洞穴,有大有小,小的能让麝鼠之类的小动物爬行,大的足够钻进一头藏马熊,不过位置都很高,普通人难以爬上去。头顶正上方也是个洞窟,洞口是非常规则的圆形,像是个竖井,可能那里通着山顶的王宫,有什么人冒犯了王权,便会被卫兵从上边扔下来。

我正在观看地形,却听旁边的胖子对我说:“胡司令,你看看这是什么皮?”

我奇道:“什么什么皮?谁的皮?”瞥眼一看,胖子从身下扯出一大块黑乎乎的皮毛。我接过来看了看,不像是藏马熊的皮,也不像是人皮,毛太多了,可能是野人的皮吧。

随手一抖,从那皮毛中,掉出一块类似人的脑盖骨,像是个一半的骷髅头,但是骨层厚得惊人,不可能有人有这么厚的骨头,用手一捏,很软,又不像是骨头。我和胖子越看越觉奇怪,用手电照将上去,见这头骨上密密麻麻的似是有许多文字,虽然不是龙骨天书的那种怪字,但是我们仍然一个字都认不得。

头骨的嘴远远大于正常人,我看了半晌,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面具,为什么要用这块野人的皮毛包住,扔在这铁门后的地狱里?我和胖子就捉摸不透了。看那皮毛有人为加工过的痕迹,也不知道值不值钱。

我们喘了一会儿气,见角落里乱蹿的小麝鼠越来越多,便不敢再多停留,迅速离开了这堆积累累白骨的地方。这铁门根本不是用来拦挡食罪巴鲁的,而是为了防止从上面摔下来的罪犯没死,会从门中跑出去。斜顶上的几个大洞,才是供那种食罪恶兽进出的,要是再爬进来两只,就不好对付了。

胖子用那野人的毛皮将奇怪的面具重新包裹上,夹在腋下,和我一前一后爬出了秘洞。这时外边明月在天,正是中夜时分,轮回庙的地面上血迹淋漓,都是阿东被啃剩下的残肢,实在是惨不忍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