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消费 正文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http://www.jnolw.com/ 2018-08-10 18:19:48

作者/王雅莉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新版《流星花园》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流星花园进度快”“道明寺打杉菜”“花泽类 渣”……从新版《流星花园》上周开播起,围绕它的讨论就一直不断。作为台湾偶像剧的开山之作,这个超级IP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不过与之相对的却是它极低的豆瓣评分。截至目前豆瓣一万六千多人打分,分数定格在3.0。就算放在烂剧扎堆的国产剧里,这个评分也足以傲视群雄了。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最新的槽点是,不爱杉菜的花泽类莫名其妙吻了杉菜,被道明寺抓了个正着。这种狗血桥段本是偶像剧里常见的套路,但因为是《流星花园》,所以会引来更猛烈的吐槽——都快20年过去了,内地偶像剧为什么还这么老土?好像一切都是过时的。从演员到人设,从台词到服化道,都让人怀疑是否身处2018年。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是因为选角不当还是因为剧本太烂?再进一步探讨,这种过时感是因为《流星花园》这个IP本身就过时了吗?内地偶像剧的未来在哪里?在现实主义题材越来越占上风的今天,我们是时候该讨论一下偶像剧的明天了。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灰姑娘本就是公主

“影视行业里,其他剧最重要的都是剧本,只有偶像剧例外,它的核心是演员。”《一起来看流星雨》的编剧汪海林告诉娱乐资本论。在他看来,新版《流星花园》最大的问题出在演员身上:个性不强,没有特点。“演员尤其是偶像演员,一定要有个性色彩。就好比郑伊健,生活中他的外形、气质就是鹤立鸡群的,谁看见他都会说:哇塞!他一定会成大明星。”

2008年筹备《一起来看流星雨》时,汪海林曾参与选角过程。他还记得张翰试镜时,导演柯翰辰一眼就看中了张翰,认为他一定能红。“他到底好在哪儿?”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很怀疑,这个穿着迷彩服、看起来非常随意的男生到底能不能演道明寺,直到张翰的脸同步到背后的电视屏幕上。“看真人的时候不明显。但在视频里,他的生动性和感染力是最强的,而且最好看,因为他的脸特别窄,上镜。”汪海林说。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当然,在演员是否有“星味”这个问题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这就很考验片方的挑人眼光。从目前的舆论来看,新版《流星花园》的选角似乎并不能服众,饰演杉菜的沈月被诟病长相太普通,饰演道明寺的王鹤棣则因为四川口音被群嘲,就算剧中配了音,观众也不买账。“配音尬的我要哭泣,四个男主长相没有一点辨识度。这不是我的童年。”网友梁慕橙在豆瓣上给这部剧打了一星,这条短评获得了一千多个赞。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偶像剧的演员可以一开始特别土,但后面一定会变得很漂亮很洋气。沈月太平凡了,不像大S,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浙江师范大学影视学副教授、影评人黄豆豆说。喜欢研究台湾影视的他在看了两集新版《流星花园》后,第一反应就是“选角不行”,“灰姑娘家境可以平凡,但如果长得太平凡,我相信王子也不会喜欢她。”

柴智屏此前说过,选沈月做女主角正是因为她的“坚韧和接地气”,但她大概不会想到,能让观众有代入感的并不是在现实中真正普通的女孩,而是“伪装”成灰姑娘的公主,她可以路人,但也不能那么路人。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女孩们希望从杉菜身上获得虚拟的价值实现,她们想要的不仅是富二代的爱情,也有“我看似平凡实则不凡”的自我满足。这在剧中能找到诸多具象表达,比如平凡的杉菜一定会在舞会上惊艳亮相——尽管观众都看得出杉菜换装前后差别并没有那么大。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悬于半空的《流星花园》

偶像剧是什么?

“偶像剧就是以偶像为中心、给青少年造梦的一种通俗文化。这种造梦,基本上是建立在物质主义和爱情至上观念之上的。”汪海林如此定义偶像剧。黄豆豆也认为,偶像剧的核心在于它虚构了一个想象的美好世界。偶像剧作为一个舶来品,最初诞生于日本,《流星花园》后开始在台湾流行,之后内地偶像剧才渐渐多起来。

正因为偶像剧造梦的本质,《流星花园》里的一切都得好看而洋气。当年拍台版《流星花园》时,柴智屏为了寻找身高180公分左右、和漫画里一样帅的男演员,甚至放弃了从专业演员中寻找,而把目光投向模特界。从此,模特转型做偶像剧演员成了台剧的惯例。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尽管当年拍《流星花园》时剧组很穷,服装都是在批发市场买的便宜货,电视剧还是拍出了我最富的土豪感——输出全靠嘴炮。去杉菜家吃个饭,道明寺缓缓道,“这桌子连我家的浴缸一半都还不到”“菜的种类也只有我家的十分之一”。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对比之下,新版《流星花园》朴实多了。道明寺17年前表白还能送巴黎铁塔,17年后表白居然穷到只能送游戏币;17年前他还是学渣恶霸,17年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学霸。编剧方慧发微博说是因为有规定“不准炫富”。也许是为了妥协,剧中道明寺的人设非常薛定谔,“道明寺会拿盒饭打杉菜,通常我们都不会认为这是学霸会做的事情,自相矛盾。”黄豆豆说。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毫无疑问,弱化阶级差距动摇了这个故事的根本。“当年的《流星花园》能火,一是因为男色,二是因为极尽奢华之能事,能满足灰姑娘的想象。如果把这两条去掉,这个故事的核心就没有了。那你为什么还要用这个故事?”汪海林说。

汪海林还记得,2000年初内地拍偶像剧,很多地方是拍不了的。因为看起来不够富,拍不出偶像剧的氛围。“除了东京、台湾和香港,在内地就一个上海可以拍。”只有看起来城市化发展最快、最洋气的地方,才能承载满溢的少女心。

“那个时候我们对台湾是抱着仰望的态度,看偶像剧就像翻时尚杂志一样。但今天大家会发现,其实他们的发型也挺土的,衣服也很普通,整个国民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黄豆豆说。在他看来,偶像剧天然不应该接地气,尤其是这种漫改剧,越接地气越显得不伦不类。他对新版《流星花园》中杉菜考上明德学院,父母摆谢师宴那场戏印象深刻。杉菜爸爸在大圆桌前熟练的敬酒动作,让电脑前的黄豆豆感到阵阵不舒服,也把无数正在做梦的少女们一下子拉回现实。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身上流淌着日本、台湾和大陆三地血液的新版《流星花园》陷入了某种尴尬的境地。土不土,洋不洋,既无法给少女们带来幻想和陌生化的体验,也无法引起普通观众的现实共鸣,悬于半空。其实早在2009年,它的兄弟《一起来看流星雨》就已经承受过类似的命运了。只不过那时人们尚能以嬉笑的姿态消费这种尴尬,现在人们已然失去耐心。“这剧会不停地降温,一开始大家还会因为好奇而吐槽,但到后面慢慢就会放弃了。”黄豆豆说。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后《流星花园》时代

演员没有辨识度、道明寺太穷、情节过于“内地”只是新版《流星花园》不够洋气的外在表现。本质上,这个故事的过时感来源于它的逆时代性。“它已经脱离现在这个时代了。这是20年前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故事,是10年前中国大陆的故事。”汪海林说。

早在2000年初,就有人找汪海林写翻拍剧的剧本,翻拍的对象是台湾和香港的电视剧,故事里常常涉及到富二代接班的情节。“但这个不符合大陆的实际,因为我们的第一代财富人群还在创业当中,富二代还没有长大,他们不存在交接班的问题。”

转眼来到2009年。在汪海林眼中,那时富二代已经成为社会的焦点,港台媒体经常报道李泽楷等财团公子的日常,或者何鸿燊家族的争产故事,内地的富二代故事也正在酝酿中。2011年,大S和汪小菲结婚,“这是第一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大陆富二代故事。很快后面王思聪等人就纷纷都出来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来的。”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汪海林认为,正因为《一起来看流星雨》播出时恰逢内地富二代登场,再加上当时面向年轻90后的内地偶像剧较少,这部剧才能一炮而红。“但现在不一样了,90后、00后几乎被整个影视行业当作唯一的观众,所有创作都是围绕他们的,他们不会感到新鲜和兴奋。哪像10年前的90后,都是一帮小孩,谁理他们呀?对不对?”

更重要的是,这届观众也都见过世面了。“他们看了更多的剧,霸道总裁的故事太同质化了。而且他们还同时浸泡在多种文化里,比如二次元文化,再看《流星花园》的故事就会觉得特别小儿科。”黄豆豆说。在他看来,如果依然要写梦幻童话,故事必须要更有想象力。对于上了年纪的《流星花园》来说,这并不容易。

更年轻的观众不买账,那么……吸引最早一批被台版《流星花园》迷住的老阿姨们可以吗?恐怕也很难。“当初看老版的人已经长大了,他们所面对的生活不再是这种童话。”黄豆豆说。这从现在大众的观剧偏好就能看出来。玛丽苏大女主戏一再遇冷,更能体现女性独立的《迷雾》火了,有网友还脑补出了《淑女的品格》:四个不婚的精英女性住在同一屋檐下,美丽、有钱、自由。当然,至于这二者是否是“中年玛丽苏”,是年轻女性对中年精英的不现实想象,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新版《流星花园》遭猛批,“越拍越土”的偶像剧出路在哪?

不过,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去改编《流星花园》,那势必会破坏《流星花园》的灰姑娘母题。“主题上作出了彻底的改变,但故事和人物架构等没有变化,反倒会破坏原来的统一性。”汪海林说。

跳出《流星花园》,内地偶像剧未来将走向何方?或许,和现实相结合是个不错的选择。“比如《我可能不会爱你》,它从台湾现实中提取了一些元素,比如大龄剩女、初老症等等,是对传统偶像剧的改造。当然它本质上依然是偶像剧,程又青和李大仁最后走到一起,建构的还是浪漫的童话。”黄豆豆说。

在偶像剧中平衡虚构和现实是很难的。为什么十几年过去了,内地偶像剧还是经常给人以《乡村爱情》的感觉?当年的台版《流星花园》为什么不土?或许用导演蔡岳勋的一句话可以解释,“我所需要的接近生活是一种感觉,而不是具体的故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