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基金要闻 正文

珍珠项链(民间故事)

http://www.jnolw.com/ 2018-07-25 12:29:33

我是一个白领,有着不菲的收入,可是我的脖子上永远挂着一条廉价的珍珠项链……

为乡亲,要骗不能骗

六年前,我从旅游学院毕业后,只身一人来到南方一家旅行社做了导游。虽然我很受游客的欢迎,但是旅行社的马经理却不满意,嫌我没给旅行社多创收,并想因此解雇我。我明白,在这里“多创收”,就意味着要骗游客掏腰包多购物,只要狠下心,我也会。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就央求马经理再给我一次机会。

马经理点头答应了,但是他警告说:“如果再干不好,我就真不客气了。”

第二天一早,我跟司机老王会合后,一起到火车站接了团。这个旅游团是农民团,成员基本上都是北方农村的老头老太太。带队的村长五十多岁,看样子见过一些世面,一见面,就殷勤地给司机递烟,又跟我说:“导游同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导游,我们这些人啥都不懂,这次全靠你了。”

我说:“大叔,您放心好了,我一定让大家享受一次愉快的旅行!”

村长乐了,大声宣布,“大家伙都听好了,接下来几天,人人都得听这闺女的。”

就这样,我们一团人开始了旅游观光。

风景区美景如画,再加上我生动活泼的解说,游客们游兴大发。大煞风景的,是后面的购物。

第一天下午的购物地点,是水晶馆。本来,我以为这些农村老头老太太消费水平不会高,大家进去也就是看看。没想到,我完全低估了这些人的购买力,有三个老太太,竟然都看中了一款标价三千多块的水晶项链,其实,那款项链是合成水晶做的,成本不过二百块钱,可那些老太太哪里知道,都围在柜台前讨价还价起来,最终,三条项链说成七千五,眼看就要成交了。

我跟司机老王站在一起,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老王乐得冲我直挤眼,意思是说如果成交,这回扣可不少。我却急了,暗暗后悔刚才下车的时候没有提醒大家买东西要慎重。情急之下,我背着老王,把村长拉到一边,跟他耳语了几句。村长听完,一溜小跑就过去了。不用说,这笔生意自然黄了。

老王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心里这个火呀。本来,他也没想到是我在背后搞的鬼,可上车后,那几个老太太却对我千恩万谢。这一来,就露了底。结果,在回宾馆的路上,老王的胖脸阴得就跟沾了水的破抹布—不成颜色。他将车开得飞快,颠簸得满车人大呼小叫。

为工作,不骗也要骗

当天晚上,老王就跟我翻了脸,他质问我:“你知道你这么做让旅行社、让我、还有你自己,损失了多少钱吗?”我向他解释,说:“黑谁也不能黑农民呀,看到他们,我就想起我老家的乡亲,看着他们受骗,我于心不忍。”

老王气道:“你少吓唬我,那都是老皇历了,你以为现在农民没钱?没钱人家能出来旅游?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看你回去怎么向旅行社交待。”

他这一说,我想起出发前马经理对我的警告,不由也有几分后悔。我向老王保证,明天大家购物,我绝对不会再管了。

没想到第二天,却由不得我了。那些大爷大妈都长了经验,到了购物点后,若是看中了什么东西,掏钱之前都会主动跑到我这里,一脸信任地问:“闺女,大娘信你,你说这玩意儿是真的假的?”或是:“闺女,你说,这玩意儿值不值这么多钱?”

我不由左右为难,说真话吧,肯定砸了生意,可要是昧着良心说谎话,那自己岂不是就变成骗人的帮凶了?想来想去,我只好笑一笑,不置可否,或者说一句“我也不太懂”。大爷大妈们也都不糊涂,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把话传下去说:导游说这玩意儿不值。

老王看在眼里,脸都气绿了。接下来的两天,他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和我说。

旅游的最后一天,老王终于开口了:“小赵,你算没算过,这一趟你替旅行社赚了多少钱?你真的打算就这样回去向马经理交差?”

我在心里一默算,暗道坏了,这几天,虽然安排的购物点都去了,可大家基本上没购物,这样回去,肯定要被炒。

老王像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说:“小赵,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今天下午咱们不是要去珍珠馆吗?你就尽力鼓动他们多买珍珠,越多越好。”

“这不还是骗人吗?”我有气无力地说。

老王撇撇嘴,双手一摊:“小赵,我这可全是为你考虑。说实话,我心里也是蛮喜欢你这种正义感的,可是,我们这行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你想一想,游客损失点钱是损失,你丢了工作难道不是损失?”

这句话戳到了我的软肋,我犹豫了一会儿,说:“可是,王师傅,我真不忍心看着大家去受骗挨宰呀。”

老王眼珠一转,说:“那你就不要看着呀,待会儿游览完景点后,你就说要去落实大家回程的火车票,由我一个人带他们去珍珠馆。你不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

我权衡了一下,感觉工作还是不能丢的,就下了决心:反正前几次我已帮他们不少了,最后一次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想到这里,我叮嘱王师傅说:“这样吧,待会儿你把他们领到南海珍珠馆去,虽然他们给的回扣低一些,但货比较正宗,可千万不要去对面的大洋珍珠馆,它太黑。”

老王一口答应,说没问题。

遇两难,骗人骗自己

下午,游览完最后一个景点,我向游客们解释道:“最后,我们要参观的是珍珠馆。因为我现在要去落实大家返程火车票的问题,所以就由老王师傅带大家参观。在那里,大家可以顺便买一下旅游纪念品,我特别推荐一种有代表性的特产,那就是珍珠,它高贵典雅……”

老王笑眯眯地听着,暗暗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一个人回到宾馆躲了起来。本来以为眼不见心就不烦了,可是,整整一个下午,我的心一刻都没有安稳过,焦灼、不安、自责—既盼望大伙多花钱,让自己回去交得了差,又盼望大伙爱惜兜里的钱,别上当受骗。各种情绪交织,就像把心架在火上烤着一样,倍受煎熬。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黑,游客们终于回来了。老王到我房间里找我,一进门,他就伸出五根手指头,咧开大嘴说:“小赵,他们买了超过这个数的珍珠。五万多呀!”

我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受,不安地问:“怎么这么多呀?”

老王得意洋洋地说:“他们都说,小赵导游推荐的东西,肯定错不了。哈,现在看来,前几天你帮他们还真是帮对了,这一来,他们都对你信任无比,掏起钱来那叫一个痛快呀!你这招高,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回去后,马经理肯定要表扬你。”他只顾高兴,也没注意到我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继续说,“光村长一个人就买了两条珍珠项链,一条四千块,一条一千块!真舍得花钱呀!”

我看着他满面的红光,忽然想起交代他的事,忙问:“是在南海珍珠馆买的吧?”

老王神色略显不安,我顿时明白了,肯定是去了大洋珍珠馆,这么说来,那条价值四千元的项链,顶多值几百块!我气极了:“王师傅,咱们不是说好去南海珍珠馆的吗?”

老王无所谓地说:“南海珍珠馆也好不到哪里去,反正都是挨宰受骗,在哪里挨宰不一样?”

我的脸顿时涨红了,可细一想,他说的何尝没有道理呢?自己下午躲起来的目的,不就是让游客去受骗吗?自己有什么资格埋怨老王呢?

为良心,再也不能骗

晚上,我们将游客们送到了火车站。本次旅游正式结束。

我跟游客们挥手告别,那些大爷大妈们却都依依不舍,上来拉着我的手闺女长闺女短的。村长挤到前面,感激地说:“闺女,这几天多亏了你,大伙玩得很开心,太感谢你了。”

我心中有愧,忙说:“都是我应该做的,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大爷大妈们多多原谅。这次,算我对不起你们。”最后一句话,大概只有老王能听懂里面的意思。

村长轻咳一声,说:“你看,这几天,要不是你,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大伙少花了那么多冤枉钱,却连累你受了不少委屈。”

我忙说:“我没受委屈呀。”

村长看了司机老王一眼,欲言又止。我明白了,自己一路上跟老王的争执,一定都被他看到眼里去了。

村长从包里拿出两个小盒子,说:“为了感谢你们,大伙商量了一下,凑钱买了点小礼物给你和王师傅,请你们千万不要嫌弃。”

对于导游来说,游客们临别赠送纪念品的事情很平常,估计也是不值多少钱的玩意儿,我和老王也没在意,接过来随手放到了兜里。

返回的路上,我一路想:这次带团,虽说良心上有点不安,但毕竟工作可以保住了。

老王一边开车,一边掏出那个小盒子说:“我倒要看看这帮老农民送的是什么高级宝贝。”说着,就打开了盒子,立刻,他奇怪地“咦”了一声。

我好奇地探过头去,只见盒子里是一条看起来很精美的珍珠项链。我对珍珠项链也有几分了解,看这条项链的材质、做工,成本应该在百元上下,用它当纪念品,算是不错了。我问:“王师傅,你怎么了?”

老王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就是村长下午花一千元买的那条项链。”

我吃了一惊,忙取出村长送我的纪念品,打开一看,果然也是一条珍珠项链,虽然材质比老王的那条稍微好一些,但成本也高不到哪里去。我的心沉了下去,颤声问老王:“这是不是花了四千块的那一条?”

老王懊悔不迭:“真没想到,他是买了送给我们的,早知道这样,我就领他们去正规的地方买……”

虽然我从心里喜欢导游这份工作,可是我知道,戴着这串项链,面对那些身陷骗局的游客时,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无动于衷了。所以,回去后,我主动辞了职。

从那时起,这串普通却又珍贵的项链,就一直挂在我的脖子上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