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正文

武汉市新洲区黑社会|武汉黑老大被手下枪杀 内部不和致团伙覆灭

http://www.jnolw.com/ 2017-01-24 20:18:02 来源:

\

黑老大张成义被手下枪杀。

\

武汉打黑声势浩大。

武汉黑老大被手下枪杀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吴新橙


就在重庆打黑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时,和重庆相距1200多公里的武汉,打黑力度也毫不逊色。近日,被称为 江城打黑第一案 的案情细节披露,横行江城7年多的黑帮老大张成义的累累恶行,被逐一公之于众。


逃脱追捕,连杀三人


张成义绰号 三弟 ,1991年因盗窃罪、抢劫罪被判刑20年。1997年6月7日,保外就医的张成义在武昌区一家洗脚城被仇家持枪打残双腿,落下残疾,在公安机关调查此案期间,他出人意料地潜逃。之后,他纠集昔日兄弟周启鸿等数十人,准备复仇。仇家王锦堂(化名)及其 左膀右臂 黄成荣、吕建润,是张成义首先要对付的人。


1998年2月9日晚,张成义得到情报,黄成荣在武昌横街某民宅赌博。 下手时机到了! 10日凌晨,周启鸿带领一帮兄弟,携带五连发猎枪冲入民宅,连发数枪,黄成荣当场毙命。


张成义继续寻找吕建润的行踪。3年后,2001年5月20日夜里,有人向张成义报告,吕建润在汉口一家酒店吃饭。一个多小时后,酒足饭饱的吕建润刚走出酒店,还没上车,暗处几支黑黝黝的枪管突然喷出枪火,他身中四枪,当场毙命。


两起命案,令当地警方高度重视。很快,张成义团伙的大部分骨干成员,或被公安机关抓获,或负案潜逃。唯独张成义,始终像狼一样 嗅觉灵敏 ,继续躲在幕后,指挥血腥的报复行动。


为补充实力,张成义网罗了李光辉、李军等一批社会闲散人员。李光辉曾是武钢工人,李军则一直在社会上游荡,两人从小就混在一起,长大后,同样心狠手辣。他们成了张成义的专职杀手。


2003年初,张成义怀疑另一对头穆仁刚曾参与对自己的伤害,于是找来李光辉和李军,让他们 做掉 穆仁刚,并许诺事成后付报酬50万元。接到 任务 后,李军立刻派人四处打探。4月11日晚,李军获知,穆仁刚在一家机械公司的宿舍内打牌,便命两名手下携五连发猎枪赶到该宿舍,一人在门口持枪掩护,另一人绕至窗口,对准穆仁刚后背连开3枪。穆仁刚当场死亡。二人随即搭乘李军安排的接应出租车逃离现场。


事成后,张成义给李军等人的报酬却大大 缩水 ,由50万变成37万。这给张成义的命运埋下了黑色的伏笔。


杀手干掉黑老大


因自己一双腿被打残,张成义先后安排杀死3人,其凶残可见一斑。张成义志得意满。他进一步密谋,打算趁清明节扫墓的机会,在武汉九峰山公墓为王锦堂 送行 。可手下弟兄手持猎枪,在王家祖墓附近埋伏了整整4天4夜,却未见王氏兄弟踪影,只得无奈作罢。张成义并不死心,继续寻找杀死对方的机会。


他的心思都在复仇上,早已忘记承诺的50万元报酬 缩水 为37万后,李军和李光辉曾不止一次找到他,要求支付余款,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推脱掉了。他甚至有意疏远二人,还经常关起手机 玩失踪 。这触怒了李军等人。


2005年3月,李军托人到广西买了两把手枪。数日后,他约李光辉在武昌阅马场首义园内的一家茶坊聊天。说起张成义,李光辉就开始抱怨: 这个人蛮歪(太坏),上次的酬金到现在还没付清! 李军也是越说越气,大骂: 张成义不是个东西。


恰在此时,张成义又找上二人 谈生意 。据李军等人事后交代,张成义想让他们于5月1日前杀死王锦堂,并预付报酬50万元。李军等人开口就要300万元,理由是, 王锦堂不好杀,得多找几个兄弟才行 。张成义开始和他们谈交情拉关系: 咱们兄弟间谈钱,那不是太见外了吗? 一句话,让李军和李光辉大为光火: 上次的钱你还没付清呢,这次不要找我们。 费了好一番唇舌,张成义终于勉强压住了二人的怒气。在付了50万元预付款后,李军等接下任务,却一直按兵不动。张成义着急,找上门要他们退还预付款,并威胁: 不愿退钱也没关系,你们杀死穆仁刚的事, 黑白两道 很快就会知道!


张成义这招,最终激怒了李军和李光辉。二人先稳住张成义,回去后一合计,下了决心:一不做二不休,把张成义干掉算了。他们商议说,直接杀了他没什么 油水 ,不划算,干脆来个 一箭双雕 ,将张成义的计划告诉王家兄弟,再为王家效劳杀死张成义, 关键就看王家兄弟是不是愿意出大价钱 。


消息传到王锦堂耳朵里,他当即向李军等许诺: 我出1000万,只要你们把张成义的人头给我取来。 如此高额的酬金,让李军、李光辉喜上眉梢。他们一面装作积极准备枪杀王锦堂,一面为张成义选好了葬身之所 华中农业大学附近风光秀丽的南湖畔。


2005年9月初的一天凌晨,李军约张成义到狮子山上会面。在汽车里,张成义交给李军一个烟盒: 这里面是子弹,你把它们打进王家兄弟身上去! 李军接过烟盒,随意放到车后座上。


两人随即在南湖湖畔边走边聊,找到一处台阶,面朝南湖坐下。张成义说: 王家的事稍微放一下,你先帮我杀个人再说。 就算没有300万,这次至少得200万,否则免谈,你上次的钱都还没给我。 李军的讨价还价,让张成义有点恼火: 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你搞不搞?一句话! 李军也火了: 那就不搞。 张成义一听,暴怒: 那就要你好看。 但张成义已经没机会再做什么了。李军手握一支枪,指着他的太阳穴: 你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


此情此景,让张成义吓得瘫倒在地。平时总想着夺人性命的他,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 咱们兄弟一场,有事好商量,钱肯定不会少你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别哄我了。 李军拿枪对准他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又朝他身上补了3枪。张成义当场死亡。


事后,李军和李光辉拿到了700多万元的酬金。但他们 无福消受 ,很快便被武汉市公安局抓获归案。2008年3月,张成义团伙其他成员先后落网。这一涉黑团伙就此覆灭。


公司化 经营黑帮


值得注意的是,张成义涉黑团伙分工精细,完全是 公司化 、 正规化 经营的模式。在李军和李光辉被纳入麾下时,张成义团伙形成了新、老两套领导班子。他对手下进行了细致分工:猎杀对手、开车协助杀手逃跑、现场指认和接应、提供枪支、 营救 服刑组织成员等均有专人负责。


此外,张成义还以集中住宿、组织旅游、发放工资、到劳改场所看望组织成员等方式,对参与命案等重大刑事案件的手下予以重奖。为扩大势力范围,张成义团伙有组织地实施杀人、伤害、绑架等犯罪活动,逐步控制了武汉各大赌场,并强行占股参股、抽头分红,通过非法手段牟利1140余万元。


公司化 、 正规化 经营黑帮的模式,能带来巨大的利益。于是,类似的涉黑组织在武汉日渐猖狂,对当地的稳定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张成义团伙覆灭后,武汉进一步加大了对黑社会团伙的清扫行动。2009年12月22日,新洲区贴出破案通告,称已将又一个涉黑犯罪团伙头目黄毅及其手下20多名团伙骨干成员抓获归案。黄毅又名黄利,36岁。近两年,其团伙成员多次进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揽工程、聚众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破案通告贴出后,当地百余名群众自发买来礼炮燃放庆祝。


对武汉及全国而言,打黑的接连胜利,着实令人欣慰。但战役还远远没有结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