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 正文

北京二环内的疯狂群租:居民楼下规模上百间 宛若走“地宫”

http://www.jnolw.com/ 2014-11-18 15:24:29 来源:江南在线

  北京二环内,遍布老旧小区和胡同平房,一些原本并不吃香的地下室,随着房租高涨和整治群租行动的持续开展,也变得日趋炙手可热。市住建委和首都综治办就表示,一些地区出现群租问题由地上(居民住宅楼地上部分)向地下(普通地下室或人防工程)转移现象。而在一贯火热的大医院周边和临近商业区的平房区,群租现象依然严重。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兵分多路,探访这些距离天安门最近的群租集中区。

  居民楼下

  规模上百间 宛若走“地宫”

  清退地下空间违法群租房,是本市多年来的一贯政策,然而北京晨报记者近日探访发现,即使在处于市中心的二环之内,仍有大量地下空间在违法群租。

  整改期已过仍招租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东城区朝阳门附近,在南小街20号楼找到一处地下出租房,该出租房位于地下一层和二层,近200个房间,每个房间约五六平方米,仅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因为进入地下的门口敞开,记者提出安全问题时,管理人员则轻描淡写地称:“有监控,不用担心。”

  在地下一层出口处,记者看到一份整改通知,抬头是“北京政源拆迁有限公司”,上面写道:责令你单位于2014年8月15日前恢复合同约定的使用用途,落款及盖章是“北京亿方物业第八分公司”。记者问管理员这里是否要清退时,对方稍微犹豫了一下:“你怎么问这么多?如果觉得不放心就不要住。”言语间充满不耐烦。

  这份整改通知书是否真实?记者随后找到北京亿方物业第八分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北京政源拆迁有限公司从开发商那儿租了这处地下室,打满隔断后对外出租,被楼上居民举报,“因为政府也有相关要求,我们就下发这份整改通知,但时限已过,他们赖着不走,我们物业又没执法权,也无能为力。”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该地下出租房仍在网上挂着对外招租信息,月租几百元不等。

  群租房暗藏地下车库

  在朝阳门南小街6号楼,记者被带到地下一层车库,从车库往里继续走200米有一个小门,推门而入,里面竟暗藏玄机,原来这里是50多个房间,全部用于出租。

  值班人员韩先生称,房租可月付,但只能开收据,没发票,住这里的大多是附近打工者,也有一些餐馆老板租好多间用作员工宿舍。

  记者试图打探这些房子的更多信息,韩先生给了“房东”赵先生的电话,记者拨打过去,询问这些出租房的产权所属,赵先生则相当不耐烦:“这是我的事儿,你不用管。”

  在不远处的美术馆后街12号楼地下二层,同样有100多间出租房,门帘上写着“员工宿舍”字样。“宿舍”之间用木板相隔,在靠近楼梯口处是公共洗手间,外面挂着几排租户刚洗过的衣服。

  宛若行走地下“迷宫”

  今年夏天,西城区多部门曾对天桥地区进行过整治,共清除天桥小区7000余平方米地下空间,清理841间出租房,清退人员超过1500人。如此大力度的清理,该地区是否已完全变样?9月底,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天桥地区探访,发现地下群租现象依然严重。

  在天桥北路西侧的东经路6号院内,刚进小区,就看到楼旁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被褥,这些全是地下租客的。记者以租客身份来到地下一层,发现下到地下后别有一番天地。地下空间被无数小隔断分割,房屋小则四五平方米,多则十平方米,其间有一米多宽通道相接,七拐八拐,没拐几个弯,记者已完全迷失方向感,宛若行走在一座地下“迷宫”。

  值班室管理员介绍,出租房已存在多年,大约有200间,月租金四百元到八百元不等,最少一个月起租。记者注意到,该地下室内空气污浊、潮湿,通道里的灭火器已锈迹斑斑,一些租客还将鞋子摆在门口,而在一处房间门口,记者还看到正在煮着面条的电磁炉。

  胡同老区

  地下防空洞 摇身变旅馆

  二环内聚集了不少著名大医院,吸引着全国各地病人和家属,而家属的住宿问题也带火了医院周边各色小旅馆,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小旅馆其实是违规建在人防工程中的。

  病人家属养活小旅馆

  在协和医院,记者遇到一位病人家属王先生,他是河北人,家人生病来北京住院,他需要在这儿陪伴一段时间。“如果医院允许,我随便打个地铺也行,但医院有规定不让陪床,我只好出来找地方住。”王先生无奈说。

  记者随王先生一起在协和医院周边寻找便宜旅馆,经过一家名叫“灯市口宾馆”时,王先生指了指说:“那家是地下室,便宜,70块钱一晚,可惜没有房间了。”

  记者前去询问,宾馆老板称:“现在没房,最早到10月底才可能有人退。”老板还透露,来他店里的大多是陪床家属,也有几间是长租,用做员工宿舍。最终,王先生住进了一家离协和医院较远的宾馆,讨价还价后每天80元。

  在宣武医院周边,类似的小旅馆也有不少,店主同样表示,外省市看病家属居多,“房费按天算,想住几天都行。”

  旅馆竟是人防工程

  柏树胡同里也有一家“灯市口宾馆”,其房间同样位于地下,一天60元。“就剩这一间了,你现在不订下午就没了。”店主告诉记者。记者看到,这条长二十多米的走廊两侧都是房间,大概三十多间,走廊中间有俩卫生间和一个洗澡间。房间有单人间和双人间之分,单人间内仅有五平方米大小,只能放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一位在这儿居住的男子表示:“条件肯定是艰苦点,但自己陪家人来北京看病已花去几万元,所以能省就省。”

  在这家店门口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地下空间类别人防工程”,责任单位是全国妇联。记者咨询东城区人防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人防工程不能用来住人。而全国妇联工作人员表示,早在三年前就已取消该旅馆的对外经营,不知为何还挂着妇联的牌子。

  进修学生住上下铺

  在协和医院附近的外交部街胡同,两侧电线杆上贴满招租信息,记者联系到一位中介公司颜先生。

  颜先生带记者来到位于大方家小区11号楼二单元的地下室,这是一处一居室,大约60平方米,租金每个月4000元。房间内有卫生间和小厨房,整个房间只有两扇窗。“如果你们合租,最多可以住6个人。要租就趁早做决定,要不然,来协和医院进修的外地学生就要来了,我放几张上下铺进来,4500元都能租出去。”颜先生说。

  颜先生告诉记者,每年租房人结束合同后,他就会把房子重新粉刷一遍,并做好保洁。“你不用犹豫了,我这租给你真的很便宜了,要不然就去看看床位出租,1500一个月,也没有柜子,也是地下室。”颜先生不断给记者介绍着房源。

  老城平房

  房东为多赚 私建“握手房”

  北京二环内至今保留着大片平房区,相比楼房,平房因价格相对低廉备受租客青睐。当然,作为房东肯定是希望多赚钱,于是私自改扩建就在很多平房区日益盛行。

  谁抢到地盘算谁的

  在房地产中介田先生带领下,记者来到东城区东旺胡同一处平房。该住房为“复式”,分两层住人。“这房子挺好的,房东把房子加高了一点,里面就可以分两层了。”田先生说。记者看到,房东用玻璃将房檐延伸出来,并装上窗户围起来,作为小厨房。而旁边紧挨着七八家都是同样结构。“这比我住得都好,我住鼓楼东大街,就12平方米,摆了三张双人床,住6个人呢。”田先生说。

  随后,记者在另一位中介高女士带领下看了位于鼓楼东大街的一处平房,中介为了让记者租下房子,指着门口新铺的瓷砖说:“你看,这是房东加盖的,跟原来的瓷砖不一样,面积更大了。”记者询问中介这是否符合相关规定,中介称:“这边都是这么建的,都往外扩建了。这院里的地儿,谁抢到谁建,那个厨房就是他先抢到的地方。”记者粗略数了数,该四合院共住了二十多户人家,院内通道本来就不宽,由于各家向外扩建,通道仅能容下一人通过。

  扩建平房为多收租

  在西城区福长街附近有一片胡同区,这里也是附近商户租房聚居区。记者来到福长街六条胡同27号院,院子里很大,四周全是房屋,且已没有空房,“我们就在附近卖衣服,在这儿已住好几年,地方是窄点,但不是图便宜嘛。”租客孟先生告诉记者。

  在院内南侧也有一排平房,每一间都租给一户人家,平房跟前面房屋之间仅有一米距离,可谓“握手房”。记者留意到,平房门口处顶部都是往外凸出的,墙体都是裸露的水泥,孟先生透露,这是房东私自扩建出来的,“还不是为了让屋内空间更大,多要点租金嘛。”

  其他租客称,因为多出来的违建并没挤占公共道路,只是让自家房前的道路更加狭窄,所以邻居们并不会有怨言,相反,各家都依葫芦画瓢,尽可能让自家屋内面积变大。

  杂物阻塞逃生通道

  27号院是一处老旧房屋大院,院子里,租户们的摩托车、自行车和三轮车随意停放。在院子一角,堆满了杂物,杂物旁边拉着晾衣绳。租户们进入院子,都得低头躲避。而进出院子的唯一出口处,也停满各种自行车、摩托车和三轮车,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消防人员提示,逃生通道一定要保持畅通,切勿大意。

  在院子里,记者注意到,一份张贴于今年7月7日的通知依然挂在墙上,内容大意是为安全防汛和杜绝火患,请租客们自行清理放在院子里的杂物、易燃易爆品和装修垃圾,7月15日逾期不清,物业将强行搬走。租客介绍,当时的确清理过一次,但这阵“风”吹过后,院里杂物又逐渐多了起来,通道也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安全隐患

  盗窃

  徒手打洞连偷地下群租房

  2013年8月29日,海淀区田村派出所辖区某小区的地下出租房发生盗窃案,多名住户发现被盗。民警现场勘查发现,被盗的3户出租房紧挨着,且墙上都被挖了洞。没几天,犯罪嫌疑人李某被当场抓获。据李某交代,他没有固定收入,为了维持生活,便瞄上了地下室的出租房。由于出租房隔板墙体薄,作案时,他先用胳膊肘将墙壁击穿,然后再徒手将洞口掰大,随后穿洞而入。

  从去年8月29日到9月4日,不到一周时间,他以相同的方法在同一小区的地下室连续作案6起,偷得金项链、现金等财物。

  火灾

  逃生难度大易群死群伤

  今年7月20日,朝阳区爱这城小区甲2号院9号楼地下室群租房发生火灾。虽然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居民此前忧心群租带来的安全隐患终于还是发生了。记者了解到,该地下室被隔断成80多间小房间出租,每间不足10平方米。

  消防人员向记者介绍,地下群租房最大的隐患就是火灾隐患,在记者跟随消防员检查火患时,经常看到地下室空间狭窄,过道两旁全是房间,最大的六七平方米,最小的只有两三平方米。在这些狭小空间里,租户使用大功率电器设备、私拉电线,埋下许多安全隐患。“消防设施缺失、杂物挤占疏散通道等问题也非常突出,一旦发生火灾,特别容易造成群死群伤。”消防员还透露,为降低成本,打隔断时,使用廉价、可燃、有毒材料,发生火灾后,后果不堪设想。

  在清退天桥地区群租房时消防员就表示,这些地下群租房存在未按要求配置自动灭火系统、机械排烟系统、自动报警系统以及应急照明灯疏散指示标志设置等,安全出口、电线敷设也不符合标准。

  权威行动

  “由上而下”打击群租

  记者了解到,北京的地下空间,大概分为人防工程和地下室。其中人防工程归民防部门管,地下室的权属则比较混乱,管理难度也更大。

  9月11日,市住建委、首都综治办联合发出《关于在违法群租房集中治理阶段做好违法群租普通地下室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全市违法群租房治理工作开展以来,一些地区出现了群租问题由地上(居民住宅楼地上部分)向地下(普通地下室或人防工程)转移等突出问题和不良趋势,多部门将对违法群租问题比较严重的普通地下室进行重点整治。尤其是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以及将储藏室、设备间和车库分割作为卧室出租等违法群租行为的普通地下室,要优先纳入联合执法、集中拆除等工作中。

  东城区房屋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普通地下室如果符合相关规定,比如房间内人均使用面积不少于4平方米,不得设置上下床,具有上下水、卫生间、用电设施,符合防火、卫生等管理规定,具有防汛、防雨水倒灌设施等,可以用来居住,但是不能散租,也不能做集体宿舍,改成旅馆也需通过登记注册以及消防部门检查。“但这没有强制性规定,很多人就打擦边球,做一些改装租出去,造成很大安全隐患。”东城区房屋管理局工作人员说。

  朝阳门街道办综合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街道正在进行地下室散租清退工作。“小区里的地下空间是不能住人的,我们正在整治。如果是普通地下室,会联合公安、消防进行处理,如果是人防工程,那就联系民防局共同处理。具体会通知地下室管理方拆除隔断、清退租户,但有些住着几百人,清退也需要时间,不能一步到位。”对方表示。

  和地下室相比,人防工程权属比较清晰。北京市民防局工作人员称,人防工程一律不得住人。和清退地下空间不同,对于平房改扩建行为,城管部门表示,私自对平房改建或扩建均属违法行为,如果接到市民举报,会通知城管队员前去处理,并责令其恢复原状。

  本期策划 秦超 本版撰文/摄影 晨报记者 岳亦雷 赵朋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