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产经要闻 正文

一大学施《宿舍文明公约》 宿舍表现好优先推荐实习

http://www.jnolw.com/ 2014-11-15 10:13:02 来源:江南在线

\

邑大计算机学院新生实施《宿舍文明公约》 在校期间晚归也要征求舍友同意等规定引争议

文/记者黄子宁 通讯员黄嘉敏

对于邑大计算机学院的大一新生而言,今后评先推优将多增一“槛”——学生宿舍表现也将“挂钩”校内评先推优。

这备受争议的规定,源于从本月起该学院开始实行的《宿舍文明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试点工作。根据校方要求,《公约》将成为约束学生在宿舍行为的“约定性”规章制度,即便在校期间晚归也要征求舍友们的同意才能被允许。

有学子担忧,宿舍表现和评先推优“捆绑”是否缺少公平性。校方回应解释称,希望短期的《公约》约束力能对学生长期培养良好的个人生活习惯起到帮助,并表示,未来将设置多个评先推优的参选“防线”保障公平。

公约:

宿舍舍长将更有“实权”

“寝室里听歌不能公放、熄灯后不能自习……”对于宿舍里的各类彼此间不成文的生活“约定”,大多数高校学生哥并不感到陌生。而让入住玫瑰园宿舍里的邑大计算机学院新生“大跌眼镜”的是,“约定”竟成《公约》,成为校方管理宿舍学生行为的规章。

这份《公约》,对学生宿舍安全、宿舍卫生、作息时间、经济分担和学习制度五方面作出规定。根据《公约》,建议每间宿舍将选出一名“舍长”,“舍长”不仅安排维护寝室清洁等日常工作外,还要有监督舍友行为的义务。

有了《公约》后,喜欢晚归的学生哥们可能就得“管”住自己的脚了。而“管”的工作,除了传统的校方管理外,舍友的监督也参与进其中。根据《公约》规定,邑大晚上11时30分熄灯,中午1时至2时为午休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若有特殊情况晚归,不仅要向学校申请,还要征求室友的同意。

焦点:

宿舍行为和评先推优挂钩

备受争议的是,新生遵守《公约》的好坏将直接“挂钩”学生在校的各类评选推优(如学生个人评优、推优入党、优先推荐实习等),这让部分新生表示“难理解”。

根据《公约》规定,《公约》履行表现优秀的同学,在符合基本申请和评选条件的前提下,可以获得优先入党、推荐入驻孵化中心参与培训的资格;而表现不好者,甚至将取消年度各类评优资格。

“当初没挂钩,为何现在挂钩了?”根据邑大计算机学院辅导员老师王英向记者进一步解释内容表示,《公约》“捆绑”评先推优并不是“执行性强”的管理方式。“这主要是院方的‘弱管理,弱约束’的管理方式。”亦即,该管理方式并未与成绩等硬性指标作挂钩。

校方:

让学生自行管理的尝试

王英告诉记者,目前她也收到了部分学生的反对意见。她表示,目前邑大校园内室友矛盾多发,多为因“对彼此作息习惯不满”引起。校方之所以将《公约》与学生“推优”挂钩,主要出于短期和长期培养学生目标考虑。

对于短期目标而言,则是引导大学生相互间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从而提高学习成绩,提高专业素养。“在《公约》实施初期,学生开始会感觉抵抗,觉得这个要求,那个也要求,但当他们逐渐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后,生活上做起事来会觉得顺畅一些。”王英表示对《公约》长期效果抱有乐观态度。

邑大计算机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黄应忠告诉记者,此举也是尝试着让学生对自我进行管理,并表示未来会减轻学生的抵触心理,推出相应的《公约》奖励机制。

保障:

设“防线”确保实施公平

根据校方解释,在《公约》与学生推优相“挂钩”这项规定下,学生在获得资格的同等条件下,遵守《公约》表现较好者可以获得比其他同学优先的推优资格。如学生干部评优,满足按照学生手册所要求的硬指标的情况下,在名额有限的情况下,都可以得到优先推荐机会。

为使《公约》与学生推优评选相挂钩更加公平,计算机学院在考核学生遵守《公约》的表现上设立了八道防线。黄应忠介绍,八道防线是指舍长、层长、学长、班委、学院的自律委员会、班导师、辅导员、家长。“从舍长到家长,实行一层层监督,确保《公约》落实和评优的公平性、公开性。”

宿舍表现和评先推优挂钩引争议

正方:能监督提高处理人际关系能力

邑大计算机学院大一新生麦兴泉告诉记者,《公约》与个人评先推优“挂钩”并建议评选为“文明宿舍”的同学享有优先权。麦兴泉认为,“挂钩”可起到更加有力的约束作用。“宿舍内务、舍友之间关系搞好了,学习等各个方面的成绩和能力就有提高。”麦兴泉表示“挂钩”能监督自己提高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

反方:担心监督难落实

该学院计算机学院大一新生陈岳峰表示,不太赞成《公约》和学生推优相挂钩。他认为,在宿舍的表现和推优相挂钩缺乏公平性,容易导致部分优秀的人才失去该有的深造机会。他说:“如果一个优秀的人才,因为在宿舍方面做得不足,因这种外在原因,无法得到优先推荐入驻科技孵化中心或参加培训实在太可惜。”

陈岳峰觉得,首先,公约中的条件规定过于硬性且不够翔实,陈岳峰因此特意根据自身情况为他们宿舍设立了公约。其次,公约的落实监督难以到位,“遇熟人,还会给自己打低分吗?”

相关新闻